最新公告:
▪ 第五届“李白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百人百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选》征稿 ▪ “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益活动(2017 ▪ 2017中国(东营)黄河口诗会征稿启事 ▪ 2017全球华语爱情微信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第二届“李白诗歌奖”终评结果公示 ▪ 第二届“李白诗歌奖”初评结果公示 ▪ “魅力永定河•诗意门头沟”全国诗歌征 ▪ 关于增补理事致全体会员的信 ▪ 中国诗歌年度奖——致自荐人的信

历届诺奖获奖诗歌作品

返回上一页

诺奖诗人——乔祖埃•卡尔杜齐
时间:2016-12-26 点击:

乔祖埃 • 卡尔杜齐

 

19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意大利诗人、文艺评论家。

乔祖埃·卡尔杜齐(18351907意大利诗人、文艺批评家。主要作品有诗集《青春诗》、长诗《撒旦颂》、专著《意大利民族文学的发展》等。1906不仅是由于他精深的学识和批判性的研究,更重要是为了颂扬他诗歌杰作中所具有的特色、创作气势,清新的风格和抒情的魅力诺贝尔文学奖

 

离别

 

三色的花儿啊,
星星沉落在
海洋中央,
一支支歌曲
在我心中消亡。

 

钱鸿嘉译

 

古老的挽歌

 

你曾伸过婴儿般小手的
那株树木
鲜艳的红花盛开着的
绿色的石榴树
在那荒芜静寂的果园里
刚才又披上一抹新绿
六月给它恢复了
光和热
你,我那受尽摧残的
枯树之花
你,我那无用的生命的
最后独一无二的花
你在冷冰冰的土地里
你在漆黑的土地里
太阳不能再使你欢愉
爱情也不能唤醒你

 

钱鸿嘉译

 

飘雪

 

雪花从灰暗的天际,
慢慢飘落,
城市里,再也听不到,
呼喊声和生命之音:
既不闻卖菜女人的吆喝声,
也没有辚辚的车声,
更听不到爱情的欢唱,
青春的歌曲。 

沙哑的钟声,
从广场塔楼响起,
一下下在空中哀鸣,
像发自远方世界的叹息。 

飘泊无依的鸟儿
扑击着暗沉沉的玻璃窗,
知友的亡魂 此刻回到我的身旁。 

哦,亲爱的,不久, (你平静下来,狂野不驯的心啊)
要不了多久,
我即将趋于沉寂,
在阴暗的地方安息

          
钱鸿嘉译

 


五月花

 

从未有更为宁静的夜的安详
受到闪烁星辰的迎迓
于潺潺流水透明水波的边涯,
而露滴摇晃于牧场的青草上,
古老、流浪、孤独的月亮
突破峰嶙山岗投射的阴影。

湿气迷蒙、贞洁、朴实、苍白的月呀
穿过深夜温熙柔和的空气上升
从林中空地和松树密布的山岗?
看来像是处女星的竞争对手
少女在牧场的青草地上守夜,
柔声细语使水波颤动起涟漪。

水波上从未有过如此安详
恋人们忘情地在月下扬帆,
我不是恋人,在草地上伸张,
只为了月亮有这样娇美的光辉。
我以为来自墓地和来自星辰的
幽灵朋友,我看见在山岗游荡。

啊,你们躺睡在母性山岗的怀抱,
你们在孤寂的墓穴中,在水波之旁
望着天上有星群接踵通过,
你们在月亮固定的光辉照耀下,
我又看到充斥于寂静的夜晚,
轻俏地滑过柔软的青草地上。

啊!我究竟看到多少我的青春
年华在那些明亮山岗的顶峰,
而在山脚下寻觅避难成功的夜,
当我看到越过水波向我接近
明灿的月亮清晰地描绘,
那形体透过眼睛闪亮着星辰的光。

“记着”——这样对我说——星星
就遮起面纱而阴影横霸草地,
突然间天上的月亮下沉,
而哀怨的歌声回响于山岗,
单独驻留在起浪的水滨
我感到好像从墓穴走出夜的凄凉。

当夜空的星辰最为密布的时候
我在水湄快活自在,在草地舒伸,
观看着月亮斜倾山岗的背面。

 

李魁贤译
选自台湾版《诺贝尔文学奖全集》第五卷31-33


在秋晨的车站

 

啊!那些灯如何彼此追逐
于那边慵懒的高大群树下。
在泥泞的路上昏昏欲睡地散布
灯光透过滴着雨水的枝桠。

幽怨、尖锐而刺耳的汽笛声
从旁边的引擎冒出蒸汽。
沉闷的天堂,秋天的早晨
像是巨大的鬼怪到处晃来晃去。

这些人究竟为何,有什么目的
紧裹着围巾,无声地,急急忙忙
走向黝黑的车辆?为无名的伤悲,
为长期不能实现的希望徒然哀叹?

你,忧愁的丽迪亚,把你的票
交给车掌迅速锐利的票剪;你
把最美的年华交给时代,追求者,
你享有的片刻,你的回忆。

在黑色列车稽查的那边,
戴着黑色兜帽,走来走去,
像影子;他们提着朦胧的手灯
还有长长的铁棒,而铁器

快速试验刹车有如敲响丧钟,
拖长而哀凄的悲伤回音
从共鸣的心灵深处感动传送
有如痛苦痉挛成痴呆鲁钝。

然后门粗鲁地訇然关上
像是恶言骂;嘲弄,离别的召唤,
最后的叮咛,像是紧急告警;
大大的雨滴敲打着玻璃窗。

看那!那金属心灵如今已清醒,
巨怪在抖动,喷气,喘气,
睁开火焰金睛,冲入黑漆的幽冥
长长的汽笛吼声,尖锐地呼啸天地。

凶猛的巨怪弯着那可怕的长尾巴,
以大展双翼劫夺了我的爱情。
啊,那苍白的脸和告别的挥手帕
然后在黑暗中消失无踪影。

啊,温柔的脸虚弱成玫瑰色的苍白!
啊,眼睛,你的星星全部辐射着安详!
啊,纯白的容貌,深锁着无计量的
阴影,斜倚着优雅的姿态!

当你的眼神照耀我,就像热气沸腾;
而在你的笑容中盛夏在心跳,
还有六月精壮的太阳
陶醉在清新的赠吻。

在满挂着栗子做装饰的温暖阴影间,
吻在娇柔脸颊上的红润;灿烂
胜过任何的太阳,我的梦
以荣光的圈环围绕着佳美的形相。

如今在雨淋下,在幽幽迷雾中
我归来,真是百感交集:
我卷缩活像醉酒,我顿足捶胸
怕只是幻影,无用的东西。

啊,真是叶子飘脱殆尽时,
冷清、寂静,我心沉重;我想
永远包围我四周的世界
业已弥漫充塞着十一月。

对失去生存意识的人更好,
忧愁更好,濛雾愈低迷愈好,
我要,我要鲁钝地倒下
在安宁中永远永远静息多好。

 

李魁贤译
选自台湾版《诺贝尔文学奖全集》第五卷50-5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入会申请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