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第二届“李白诗歌奖”征集启事 ▪ 关于推荐理事人选的启示 ▪ 2016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奖名 ▪ 第四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获奖作者及篇目公告 ▪ 新诗百年纪念活动情况综述 ▪ 讣告 ▪ 商水县首届“阳城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第四届“李白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杨牧诗歌奖”征稿启事 ▪ 中国田园诗歌资料馆当代诗人田园诗歌手稿征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页

曹宇翔的诗
时间:2016-12-25 点击:

曹宇翔诗五首

 

祖国之秋

 

今日你徒步走进秋天的广场

深秋了,天已转凉,菊花开放

风把四个湛蓝的湖泊运向空中

空中,缓缓驶过云霞船队

空中,雁翅划动季节的双桨

 

用歌声迎接大地起伏的歌声

在澄明的秋天你看见所有人民

城市,乡村,太平洋的波浪

甚至看到你远逝的童年,祖母

干草垛,一个孩子摇响铃铛

 

这原野、河流,这落叶、果实

每天,广场升起一面旗帜

每天,土地长出一轮光芒

一切都是值得的,内心幸福

你笑了,想起曾有的一个梦想

 

谁能不爱自己的祖国呢

“祖国”,当你轻轻说出这个词

等于说出你的命运,亲人,家乡

而当你用目光说到“秋天”

那就是岁月,人生啊,远方

 

平原灯火

 

今夜平原灯火格外旺盛

一盏一盏,在这边,在那边

疏落,呼应,连成一片

千年不败的旖旎花朵

大地长出的温婉歌声

 

果园的灯,洞房的灯,灶头的灯

映着笑语,窗花,脉脉温情

夜行人你向哪盏灯归去

水井深深,浇地的电机嗡鸣

田畴又有马灯游动

火车呼啸而过的旷野更加静寂

谁在那边呀?天边一点微茫亮光

让我们突然想起许多往事

青春,困顿,热血,奋斗

实现和未实现的愿望

想起我们曾经哭过,笑过,爱过

一言难尽的人生

 

今夜我们在大平原上行走

古老土地响着我们的脚步声

车站,小城,偶有犬吠的村庄

这是许多人的故乡

战乱来过,灾荒来过

一双手摸索着把灯点着

打开一卷苍茫逝水

一颗颗红宝石沉醉在自身光晕里

柔弱又丰美,道尽沧桑

我看到悲悯,永恒和宁定

 

今夜是多少夜晚后的今夜

远去的岁月,未来世事

赶赴灯火盛会,一盏灯拦住我

似要说出什么事情

照着我们出生,照着我们长大

照着一个个少年离家远行

有灯的地方就有人

有人就有尊贵的生活

比星辰更值得赞颂与凝望

不朽灯火饮誉大地

滚滚光辉源自心灵

 

而我们迟早也都要消失

所有悲欢化作一缕烟影

留下梦,留下歌

留下土地让我们的后代播种

廓然忘贫的诗人今夜就着灯光

你要写下诗篇,留下诗篇

让我们的孩子朗诵

 

异乡女

 

黄昏的小路伸向哪里呀

当硝烟散尽,夕阳沉入郊外洞箫

有纤纤手指采摘星光

娓娓放进久远往事

异乡女,异乡女

从前,从前母亲曾唤你回家

竖琴向着远山抚奏,向着恋

白马拴在岁月树下

鸟儿不飞,马儿不嘶

人们都向灯光和爱情走去

那是哪年的风,还在吹,还在吹

一朵雏菊唱过霞红

轻轻簪在如瀑的秀发

异乡女

(你叮嘱的鸽子晨光里飞翔

你怀抱的铃兰次第开花)

异乡女

 

大街上一个个纯情女孩

该是你最小的妹妹,她们爱

甜甜笑开夏日的玫瑰,男孩该是

最小的弟弟,多么年少啊

追星族过处,吉他弦上

一片一片火了的歌曲

黄昏的小路伸向哪里呀

妇女们向口红眉笔讨还青春

怀着对岁月的深爱大恨

大风刮不动你惊人的美丽

画框镶不住生命脚步,波浪啊

隔着那条大河凝固的波浪

额角一丝隐约血痕

怎能,掩住你的笑声、呼吸

异乡女

什么在加深着人类的孤独

财富并未减轻心灵的痛苦

最深的俯仰啊,异乡女

当那边,传来一声尖利的长叫

浊流淹没了谁的美目

 

茶卡一夜

 

一伸手就摸到细碎的波浪

我的额角传说的天河哗哗流淌

胸口夜泊夏季水声

星星在檐角,在草丛,在树梢

像天堂居民的眼睛

噙着幽冷、幽冷的光

这里大概是天堂郊区

遥想故乡星空下,暖风送来麦香

坐在小板凳上听天上的故事

一切都逝了,捉迷藏的夏夜

咿咿呀呀童谣,祖母祖母

顺着一条弯弯的小路往前走

我没找到织女、牛郎

大地上没有一盏灯

我也没有梦,天地阒然无声

三两犬吠荒荒,掀起更大的寂

黑透了的黑,静透了的静

茶卡夜,一口幽深的古井

一双鞋子就是我尘世的家

长长、长长的路啊

我已走了多远,还有多少路程

写“茶卡”在手心

挨着悲欣交集的蜿蜒的命运

路经这里命中注定

生死之间,冷暖之间,天地之间

我握响一个小小地名

长长、长长的路啊

在茶卡,一夜就像整整一生

记得茶卡之晨的初醒

阳光把我从黑暗和静寂中扒出

地平线上站着仿佛从未见过的太阳

也站着我的朋友,唤我启程

记得整个世界,啊整个世界

清晰,辽阔,万物富丽

在百鸟鸣啭的苍翠的岁月大树下

在一支人类颂歌里

突然一起,俯向我的心灵

 

记得我仰首喊了一声天堂啊

天堂似有所闻

在我胸中,怦怦、怦怦答应

 

天边的白马

 

远远地向我们倾注,白马

天边的白马,青青草原

传说的森林,这是早晨还是黄昏

淡淡远山平静柔和

湛蓝的天空悬挂头顶

白马,两匹嬉戏的白马闪耀

我也把你们称作兄弟

当放下劳累不堪的满把鸡毛

解下梦魇佩戴的黄金

认出故人的大地

年年相似的春风

数一数,我们还剩多少力气

永不归来的事物

任双手伸出想象之外

生命之外,也不可触及

 

现在我也把你们称作兄弟

雪白之马,飘忽之影

映着拥挤的人群凄惶的面容

什么能帮助走出心灵之窘

不可触及啊,红尘深处

谁能眺望一眼,享受一生

远远地向我们倾注,白马

我,我们,止住了孤单脚步

好汉,过客,久经跌打的人们

这时我们摘下各式面具

朝向滚滚而去的年华

迎面而来的岁月

这时,我们不妨一哭

伟大的人类吹着口哨远征

天边的白马,像一个丢失之梦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入会申请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