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致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暨2017年新春贺信 ▪ 第二届“李白诗歌奖”征集启事 ▪ 关于推荐理事人选的启示 ▪ 2016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奖名 ▪ 第四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获奖作者及篇目公告 ▪ 新诗百年纪念活动情况综述 ▪ 讣告 ▪ 商水县首届“阳城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第四届“李白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杨牧诗歌奖”征稿启事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页

扶桑的诗
时间:2017-1-11 点击:

 

 软弱

 

 人之中我爱那软弱的

他们的心佝偻着

一个被救的希望,像攥紧一块

灰尘很厚的旧布

我的痛楚认出——这些族人

 

那些阔步而来昂首而去的

离我很远——

他们是悬的高高的发光体

不需要我的手

这微小、可疑的温暖

 

2011.2.1

 

 

 为泪塑像

 

如果可能,泪水啊,我要为你塑尊像

不是用冷冰冰的昂贵大理石

而是温厚简朴的木质

我要把你做成一柄小小的桨的形状

挂在那些无可安慰者的脖子上,紧贴

他们一息尚存的胸膛——

你的抚摸有着神奇的力量。

由于你的陪伴,他们渡过了重重惊险的海洋

在一个有雾的冬天清晨

疲乏而平安地踏在坚实的陆地上

 

2008.12.11

 

 

 灰尘筑巢的地方

 

 灰尘

也选择人家

象秃鹫

它不会随随便便落下

 

总在

打盹的灰尘

比秃鹫更早看到

厌世者内在的死亡——

 

2007.10.18

 

 

 变色

 

我伤心于那在时间中变色的

不只是我头发和树叶的颜色

我的伤心本身也变了颜色

从前它是鲜红的,现在透明无色

 

2015.8.18

 

 

 微风

 

一定有些什么

我已淡忘

当布谷鸟的低泣隐隐

响起,在我依然敏感的耳朵里

我不过

停下手中的抹布,失神了片刻——

 

呵,一定有些什么

我从未曾离弃。当我恹恹

萎去……

而今也在我渐渐舒展的心里,时常

恍如窗玻璃上剪剪的竹影

一阵阵轻晃

 

2006.6.21

 

 

 看我怎样佩戴浑身伤口

 

我渴望恋爱

但又无人可以相爱

我喜欢崇拜男人

又没有男人能让我崇拜

 

(啊生活不在这里。生活在别处

——
那看不见的事物、想象之物

我的灵魂凝望

远方的事物……)

 

真糟糕!我的青春就这样,坐在角落里

幻想着——头发渐白

真糟糕!我的孤独就这样,拒绝着

像一头野兽——无人可以拥抱

 

出来,躲在暗处的眼睛

(再没有什么比你们,更充满热情)

看我怎样佩戴浑身伤口

仿佛穿着一件名贵的、亮光闪闪的夜礼服

来到你们中间,和你们一起跳舞

 

1999.11.24

 

 

 雾里

 

你已经忘记雾里了吗

你曾进入过雾里吗

你曾是雾里的居民

在雾里相遇,雾里分离吗

 

回头时

你已望不见雾里

你自己已是一小片行走的雾

 

雾里在哪

——旅游地图里找不到它。

你怀念雾里吗

雾里

有什么,它符合

你的期冀、你有过芳香的记忆吗

那记忆,会不会

已是倾圮破败的旧宅第,雕过花的廊柱间

野兔和野草悄悄安家

 

无数道山峦把雾里和世界

隔开,一条河把你和雾里

隔开

没有道路通向那

很久之前你就出发了,寻找

一座桥,一艘船

 

你已人到中年——

 

2014421

 

注:雾里是云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的名字。

 

 

 我保护你的肖像

 

我保护你的肖像

它碎了

不止一次

再碎一次又有何妨

你看不到我的手指

被碎玻璃扎伤

你以为我的手,在某些冬天的夜晚

可以劈柴那样燃烧

 

你曾是我的爱人

你曾是我的凶手

你举着白色的玫瑰

靠近时,所有花茎

瞬时软垂,所有花瓣

崩溃四散,每一片花瓣都是雪、雪、雪

飞雪四溅

 

这不是你预期的

这也不是我预期的

我们惊惶地互看

我们又失措地别开眼

这是你的过错

这也是我的过错

这过错无言的责备,象伤心的妈妈

 

我练就了一门手艺

缝补破洞,锔补瓷器

把裂痕化作时间

细长、柔和的皱纹——

它可以是愁出的皱纹

也可以是笑出的皱纹

除了皱纹的主人,谁能分得清呢

 

我用手指的冰凉

捡拾暖色的碎片

在一堆五光十色的碎片中

不须寻找,准确地取出它们

准确地拼接

我捂着这微温

这快要死去的鸟儿的柔弱心跳

 

这不是你的过错

这也不是我的过错

这是你的命运在铸造你

这也是我的命运在保护我

我不是在保护你的肖像

我是在保护我十五岁

就开始学习辨识的爱,我对这个世界的想象

我是在保护我,为它所受的罪——

它们同样尊贵。

 

2014421

 

 

  墨西哥人庆贺死亡节

 

我从不如此庆贺死亡。

这些人,在南美洲的阳光下

这些深棕色皮肤的人

有足够的活力、强健的体魄和心灵

把死亡作为一个节日来狂欢

他们的脸戴着骷髅的面具,手持

雪白的头骨。那些微笑的头骨披金带银

被妆饰——

 

我不能如此庆贺死亡。

我,另一体质的人

死亡,在我心里——

它是我的秘密,我暗恋的情侣

每个傍晚使我萎谢、使我窒息

我就靠它

把灯芯般缩短的耐心一寸寸延长

 

2003.1.8

 

  

 我的生命

 

啊,更响

更紧了!岁月的铿锵。一再

提速的铁轨

 

你不再年轻——白发

在镜中闪耀。这冷下来的

灰,并不意味着懂得更多

 

生命像一节孤零零被遗弃的车厢,停在

某个久已废用的小站

带着它全部的空洞,在每一扇窗前张望

 

2011.2.2

 

 

 空杯

 

我没有什么可给你的

我手掌的温度

你早已全部拿走

 

可是还不够——

你积攒的冰块,足够建一幢房屋

住在里面像国王一样

 

砍下我的手也没用

杯子空了。多么不情愿地——

这你未注入的,空了

 

2011.2.2

 

 

 冬天温暖的一瞥

 

 这足够温暖我了

石灰色的冬天——

 

隔着锈迹斑斑的铁栅

你看, 那矮小的灌木丛里

野猫正卧在落叶

温柔的金褐色上休息

 

没有雪的拜访。

腊梅在干枝上开花

它决意一路开下去

 

2011.2.2

 

 

 修表记

 

 1.

坏了机芯的钟表

指针停在一个神秘的时刻

就在这个时刻,象一匹羸弱的老马

它,把生命放弃了——

 

我不去看,那是几点几分。

 

指针停在它

死亡的一刻。——它恐惧过吗?

呼救过吗?哭过吗?

还是,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

——“终于到站了,现在可以回家了”

我的时间

死了

我不去看,那是几点几分。

 

 2.

房间里重又响起

走马似的

漏水声。时间的

非人性的、无限精确的水滴

(我尝到了里面

无动于衷的

雪——)

 

我还有多少水,可以

一滴一滴

漏去?

——我在渐渐的干涸中

......

 

母亲,我要回你的子宫去

让我重新孕育

 

2003.12.28

 

 

我还未完成我的雪

 

谁用你的脸,微笑

向我?

 

在夜里

我们的手轻轻触到了一起,月白色的

树枝

啊,在夜里

 

花园里的门

是敞开的

我看到了,我一直看着

但我还未能获准——

 

也许,我在此地的耽留还要

很多年

还要等,那几笔

最后的重彩  

 

我才能完成我的雪。

 

20031216

 

 

旅行

 

 1.

如同一封没有收信人的信

我把自己投递给远方

夜幕、晨曦、田野、山岗

微微磨损的信封一角,贴着

半个月亮——

 

2.

世人的诸多身份中

唯有这两个,依然能让我激动

——恋人,和旅行者。

而旅行,就是与山水恋爱

 

3.

我不是在旅行

我想见识世界、见识美

见识它的万千种形态和

我散落在那里的心

 

4.

旅行开始于启程之前

有如回信于收读之际

我带尽量少的行李和

一本薄薄的诗集,尽量去往

遥远、陌生的地方——

 

2011.9.7

 

 

这一个春天

 

 

我歌咏过的桃树已被砍去

不再能告诉我春天的消息

我一直恹恹地睡着,仿佛已在

等待的厌倦中泯灭了......

但今天早晨,我终于听到布谷鸟的叫声

整整一天,它没有停

虽然,吹过面颊的风还依然有些冷  

 

1999.3.25

 

 

空贝壳之夜

 

我的肉体已走到凋零的边缘

我将离男人的爱慕更远。渐渐

抵达人生的荒漠地带

更浩瀚而更无言——

 

比之我年轻时那些空旷、洁净的夜晚

(我独自蜷在空贝壳中,听海)

我更渴望一个真实肉体的温暖

人世的温度

啊,我抱着他

这大海的波澜之中的一截浮木

 

2011.12.2

 

 

 

顺从

 

命运的鞭子,我顺从你

像那些吃草的羊

顺从牧人的鞭子

草,顺从季节的鞭子

 

我顺从,全无反抗——

 

(顺从,有时是最大的蔑视)

 

2011.12.2

 

 

 无花果树这样分配它的果实

 

这棵无花果树是自己长的

它的花我从没有见过

夏天我吃它的果子

我摘低处的果子。高处的留给鸟儿们

掉到草地上的就不必捡了

那是蚂蚁和老鼠的食物

 

2015.9.16

 

 

 书信的命运 

 

书信有书信的命运。如同 

写信人,有自己的命运—— 

 

有的信被弃置,被漫不经心的脚踩进泥土 

有的信半途流落 

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有的信被一遍遍默诵用红丝带包扎像护身符 

贴胸珍存 

有的信被焚化,在吞咽的火舌中随同 

那哀悼的手一起颤抖 

有的信像分离的骨肉 

渴望重回主人怀中 

还有的信,永远、永远 ,像隐秘的痛苦 

不付邮 

 

1999.7.

 

 

———————————————————————————————————————

扶桑,197010月生。主治医师。

获《人民文学》新浪潮诗歌奖、《诗歌报月刊》全国爱情诗大奖赛一等奖、"三月三"诗会奖、滇池文学奖、《大河》主编奖,入围2010年华语传媒大奖年度诗人提名。部分诗歌被翻译成英文、德文、日文、韩文等国文字。著有诗集《爱情诗篇》、《扶桑诗选》。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入会申请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