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第五届“李白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百人百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选》征稿 ▪ “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益活动(2017 ▪ 2017中国(东营)黄河口诗会征稿启事 ▪ 2017全球华语爱情微信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第二届“李白诗歌奖”终评结果公示 ▪ 第二届“李白诗歌奖”初评结果公示 ▪ “魅力永定河•诗意门头沟”全国诗歌征 ▪ 关于增补理事致全体会员的信 ▪ 中国诗歌年度奖——致自荐人的信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页

朵渔的诗
时间:2017-1-12 点击:

  

在猎户星座下

    ——给于坚

 

那天清晨,我们驱车来到雪山脚下,枯草上结着霜

玉龙雪山被一条带状云缠绕,只露出祂雄性的、基础的部分

你指给我看,喏,山,仿佛因过于硕大而变成了“无名”

我说我曾经看到过祂,那是在黎明时分的树杈间,迎面撞见

如一块熊熊燃烧的煤,一颗在天空怦怦跳动的宇宙的心

你也是用这样的口气,喏,是祂。是祂。隐没着,像个大神。

只有北风在祂的脚下呼啸着,吹响死者的骨头,像是那种

越过海岬之后所遇到的最广阔的风。我们站在神山脚下,仿佛

整个陆地都在下沉,周围是一种兽群般沉重的喘息

一个平原上的写作者,终于解除了自身的枷锁,匍匐在

空气稀薄的高原上,神山让高原也谦卑、隐伏下来

必须转向群山,“群山会给我们以帮助”(《马太福音》)。

而在群山之上,有一种更高的秩序,你指给我看

山的西南方向,那是猎户星座。但群星隐没,就像

洞见者发现的一个空无——而我们知道祂在:一种秩序。

多年来,我们依靠平原上的事件活着,那轰鸣的生活

总是被一些小词填充着,被一些道德律点缀着

我时常以为那就是力量,现在好了,为了摆脱统治,我们

受雇于一个更大的秩序——头顶的星空,和星空下的诸神

作为方向和基础,高寒的智慧,几乎是平静,一种愤怒

被消化了,像素食,我认出伟大如同渺小,秩序如同无常

我喜欢这些匍匐在星空下的雪山,雪山下的人群,人群

脚下的枯草,干净,朴素,弱小,毫无雄心地自爱着

现在,我也学会了像个散淡的大师,在众人喧哗时

选择沉默,时而露出释然的微笑。哦词的晚年。温润如玉的晚年。

但夜晚依然年轻啊。夜晚笼罩着我们,带走我们黎明的情人

审判也正从我们手中滑走,虚无如同大雾在海上生成……

 

 

  父与子

 

我还没准备好去做一个十七岁男孩的父亲

就像我不知如何做一个七十岁父亲的儿子

 

十个父亲站在我人生的十个路口,只有一个父亲

曾给过我必要的指引

而一个儿子站在他人生的第一个路口时,我却

变得比他还没有信心

 

当我叫一个男人父亲时我觉得他就是整个星空

当一个男孩叫我父亲时那是我头上突生的白发

 

作为儿子的父亲我希望他在我的衰朽中茁壮

作为父亲的儿子我希望他在我的茁壮中不朽

 

我听到儿子喊我一声父亲我必须尽快答应下来

我听到父亲喊我一声儿子我内心突然一个激灵

 

一个人该拿他的儿子怎么办呢,当他在一面镜子中成为父亲

一个人该拿他的父亲怎么办呢,当他在一张床上重新变成儿子

 

我突然觉得他们俩是一伙的,目的就是对我前后夹击

我当然希望我们是三位一体,以对付这垂死的人间伦理。 

 

 

l  波尔多开出的列车

 

十六岁,刚从西贡回来,乘坐

自波尔多开出的夜车,一家人

都已入睡,只有她还醒着,以及

那个三十多岁的陌生男人

光脚,穿着殖民地式样的浅色衣裙

聊在西贡的生活,大雨,炎热游廊

闭口不谈中国情人的话题,身体却

没有回避,假装睡着,将那男人的手

勾引到身上来,“他轻轻地把我的腿

分开,摸到下身那个地方,在发抖,

像是要啮咬,再次变得滚烫……”*

夜车开得更快了,车厢的通道一片沉寂

那被稀疏的毛发所包围的性器,像一座

小坟,微微敞开着一扇天堂与地狱之门

她后来倾向于认为,能够激发情欲的写作

也是好的,就像一盘桃子所激发的食欲

真正的天才呼唤的是强奸,犹如召唤死亡

只是过于虚幻,就像那个晚上,他的柔情

像一滴蜜蜡,在她的身体上弹奏离别曲

火车停站,车到巴黎,她把眼睛睁开

他的位子空在那里,像没发生过一样。

 

*引自杜拉斯《物质生活·波尔多开出的列车》

 

 

信任

 

没有什么比冬日的雾霾

为光秃秃的树枝所绘出的背景

更令人沮丧,有时你会想起

那以自我为背景的星空

所发出的微弱的光,那些光

也汇入虚无,成为雾霾的一部分

如今,诗歌是一座巨大的难民营

所附设的疯人院,在彼此所发出的

淡淡的光中,为自我加冕,乏善可陈

但荣誉已无法把我们从虚无中救出

大地踩上去软软的,雾霾自我们的肺部

生成,接下来该怎么办呢?你问自己

放弃乡愁吧,接下来交给疯子们去处理

就像信任一台街头的自动售货机

哗啦一下倾倒出属于你的硬币。

 

 

当有人转身消失在浓雾中……

 

当浓雾在平原上生成时,我们还年幼

我们彼此互害、互爱,组成奇异的家族

一段无神论的历史始终朝向眼泪和目的

所有的不测来自我们自身的复杂性

当有人转身消失在浓雾中,大雾像海水

将我们隔绝成一个个单独的人

我们将孤独地穿过街巷,奔赴前程

树叶不偏不倚,落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

 

 

他们在远方的酒席上朗诵

 

他们在远方的酒席上朗诵我的诗作

我枯坐室内,将心灵的天线拉长

像一只老蜘蛛

在等待天使们扑向我的网

第一次感觉自己会飞

第一次感觉拥有了一张独立的网

我听着那些熟悉的作品

如同与自己的肖像

相逢在某个昏暗的房间。 

 

 

先知的下落

 

他们说雾霾太重了,虚无笼罩了一切

他们说旷野里的道路已被荒草遮掩

这时,一束枯竭的光穿透栅栏

映照在一丛垂头丧气的荆棘之上

微暗的光中浮现出同伴浅灰的脸

——这颓败、疲倦的人间啊

悲哀已经变旧,死亡也不再新鲜

那属人的形象哪里去了?

那提着灯、拄着杖、通过一阵

越界的风送来教诲的先知哪去了?

黑暗使一切都具有了虚无的深度

此刻,一颗伟大的启明星升起在

旷野之上——这就是先知的下落了

他将自己的影子斜插在大地之上

洁白的骨骼就像一头猛犸象。 

 

 

l  雾中读卡夫卡

 

整个冬季,浓雾像一只安静的笼子

扣在我头上,太阳脆弱如树上的霜

每一桩悲剧都自动带来它的哀悼装置

毋庸我多言,我只需交出嘴巴

仍有一些冰闪烁在黏稠的空气里,像密伦娜的信

轻快的鸟儿如黑衣的邮递员在电线上骑行

在确认了轻微的屈辱后,我再次交出耳朵

郊区逐渐黯淡下来,地下像埋藏着一个巨大的

矿区在隆隆作响,我合上书,交上眼睛

并成功地说服自己,独自营造着一个困境

而现在,一只甲虫要求我对困境作出解释

就像一首诗在向我恳求着一个结尾

现在,我唯一的困境,就是找不到

一个确切的困境。

 

 ————————————————————————————————————————

朵渔,诗人,随笔作家。1973年出生于山东,199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写作诗歌、随笔,主持共同体出版工作室。曾获柔刚诗歌奖等多项诗歌奖。著有诗集、评论集和文史随笔集多部。

现居天津和北京。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入会申请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