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关于增补理事致全体会员的信 ▪ 中国诗歌年度奖——致自荐人的信 ▪ 致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暨2017年新春贺信 ▪ 第二届“李白诗歌奖”征集启事 ▪ 关于推荐理事人选的启示 ▪ 2016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奖名 ▪ 第四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获奖作者及篇目公告 ▪ 新诗百年纪念活动情况综述 ▪ 讣告 ▪ 商水县首届“阳城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页

汪剑钊的诗
时间:2017-2-5 点击:

 

汪剑钊,196310月出生于浙江省湖州市。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诗歌学会理事。

出版有:专著《中俄文字之交――俄苏文学与二十世纪中国的新文学》《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阿赫玛托娃传》等;诗文自选集《诗歌的乌鸦时代》;译著《俄罗斯白银时代诗选》《俄罗斯的命运》《勃洛克抒情诗选》《波普拉夫斯基诗选》《二十世纪俄罗斯流亡诗选》、《普希金抒情诗选》《曼杰什坦姆诗全集》《茨维塔耶娃诗集》《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阿赫玛托娃诗选》《俄罗斯的命运》《自我认知》等;业余从事汉语现代诗的写作,曾在《人民文学》《诗刊》《十月》《诗江南》《星星诗刊》《大家》《山花》《中国作家》等刊物发表有原创诗歌,部分作品被选入数十种文集、选集和年选。

 

抽烟的女人

 

静静地靠着窗台

一双眼睛泄漏内心的秘密

葱管般透明的手指

若有若无地夹着一支烟

把梦抛掷成大大小小的圆圈

优雅娴熟的动作

叙述许多忧伤的故事

任时间象尸灰一般脱落

徐徐吐出烟雾和叹息

在晚风中溶化

时暗时红的微火

漫不经意地闪烁正在飘逝的美丽

月光拂弄散乱的长发

漂洗着记忆的积垢

抽烟的女人有一个神奇的传说

诗歌点燃她最初的憧憬

烟蒂是她最后的绝望

1993.12.20

 

老房子

 

老房子

恰似一只没有舌苔的大嘴

痛苦地张开

寂寞被稀释成模糊的声音

 

斑驳的墙壁镌刻历史的背影

满地枯叶是延宕太久的激情

蜘蛛的吐液编织纤弱的挽歌

 

老房子也曾有过美妙的青春

也曾为爱情一时冲动

大门外那棵千年的柏树

至今残留着小夜曲的余韵

 

离群的鸟儿在老房子的乱发间小憩

孤独与孤独相会于偶然

或许这是人与物最后一次邂逅

明天老房子将象弃妇一般死去

1997.1.11

 

无伴侣的咖啡

 

你需不需要伴侣

不,或许黑咖啡更为纯粹

那么,加点音乐怎么样

音符便开始在杯中旋转

《亚麻色头发的少女》轻盈地飘起来

 

八年了,八年可以打一次抗战

八年有八年的腥风血雨

在看不见的战线上出生入死

鲜红的花朵枯萎成黑黄的伤疤

 

别来无恙,别来无恙

少女时代的忧愁仿佛已随空气飘散

只是眼底尚留有少许昨日的梦痕

像西天残存的一滴晨露

 

德彪西的《月光》牵动八年的沉默

我如约而来,期待

再一次的邂逅带来

再一次的激情

咖啡的苦涩蕴含受虐的快感

 

那么,给咖啡加点糖

或许掺点儿酒更为合适

没有伴侣的咖啡

葡萄酒可以代替最好的情人

你欺骗我欺骗世界也欺骗自己

真理是无数欺骗的总和

流浪是孤独者的美学

自由是不堪承受的行囊

 

我们都已走进理智之年

不要轻易去伤害无辜

 

不再有当年分不开的亲吻

握个手就一身轻松地告别

而咖啡还在冒着热气

音符的舞蹈还不曾中止

1997.1.13

 

月光下的乌鸦

 

这座大楼比棺材更幽闭

一小步的错失

从生命的走廊踏进死亡的广场

女巫在喑哑的花丛里狞笑

睡着的是眼睛醒着的是心脏

 

写作中的我

像一只月光下的乌鸦

尖喙轻叩白纸

不祥的尾巴划过斑驳的墙壁

洞开一扇窄门

任凭想象的肉体自由进出

 

牙齿老去舌头依然健在

祖父的亡灵低低告诉我

关于坟墓中迷人的游戏

牙齿与舌头一辈子的争斗

柔软磨蚀了坚硬

 

我面前的这张纸

透显大片神秘的空白

一个单词的降临

宣示人间莫名的奇迹

 

我知道我最终将老去

如同死去的乌鸦

闻不到蔷薇的芳香

散落的羽毛是零乱的叹息

 

大楼在晨曦初绽的片刻訇然倒塌

传说里的蝴蝶并未出现

写作中的我不动声色

仿佛一切出自我的阴谋

羽毛斜插在月光缺席的地方

1997.2.12

 

命运从相反方向疾奔而来

 

生活的真实永远高于理念

命运习惯于

从相反方向疾奔而来

分手多年的恋人

在无名的火车站不期而遇

君子兰代替玫瑰花迎风舞蹈

孩子的笑容初恋一般纯洁

高音喇叭正播送马斯涅的《沉思》

黛依丝厌倦了神女的生涯

脱离滚滚红尘皈依上帝

修士阿纳塔尔不堪情欲的折磨

在郁金香燃烧的迷宫里彷徨

埃及的沙漠遍布流浪者的磷火

法老的陵墓毗邻奴隶的沟坑

窃情者与盗墓贼相互勾结

在生与死的临界点各取所需

在错位的哲学时空里

响起司芬克斯冷冰冰的问题

命运像五条腿的疯狗

从相反的方向疾奔而来

扑向窥伺已久的目标

古堡深处的檀香木床上

正在作爱的是丧失爱情的

一对中年男女

而一则宣传香皂的广告

如同混入精美诗行中的病句

截断性幻想的高潮

1997 .11 .28

 

雪花在黑夜里腐烂

 

风的声音裹挟沦陷北方的我

枯叶如同溃散的败兵走投无路

我与孤灯并肩共读卡蒙斯的遗作

葡萄牙古语诡秘一如天书

我伸出汉语的手指

触摸诗歌的根须

寂寞像板结的土地坚硬异常

生存的艰难已经潜入语言

我放弃词语组合的游戏

想念白昼邂逅的美人

揣摩在彬彬有礼举动下的暗示

表白无疑是一次鲁莽的冒险

或许是爱情的路标或许是友谊的墓碑

连上帝也无法妄加裁定

在沉默中品味忧伤的甜蜜

不见创伤的疼痛给人受虐的快感

而雪花正在黑夜里腐烂

无耻的黑正在吞噬最后的白

哦美貌是一种剧毒

比见血封喉的箭毒木更为深入人心

1997.11.30

 

建设工地随想曲

 

推土机挺着肚子走过的时候

死人不得不再死一次

枝叶茂盛的枥树,霍然倒下

比上一次更加彻底

明代的陵墓一声惨叫

蹦出秦砖与汉瓦的灵魂

这里,新世纪的大厦将拔地而起

一条病魔缠身的野狗

不知所措,在小路的尽头

声嘶力竭地吠叫

仰望着苍白的新月

想象着,那是最后的家

200083

 

当女人成为白雪的比喻

 

当女人成为白雪的一则比喻,

纸上的温柔

便应和着星光坠落的声音,

悄悄地飘起来。

冬天的屋子,

隔着镜子,一双眼睛

呆望着另一双眼睛,

仿佛孤独痴迷地凝视着寂寞,

触动柔软的感觉按钮;

刹那间,

北京的忧郁

便开始酝酿废墟背后的激情,

它们足以温暖

街头女郎冻结的腰肢

和麻木的眼神;

雾气里的夜色虽说还那么僵硬,

却已经显现了某种透明

以及溶化的可能。

2001125

 

睡眠

 

我的睡眠是一只美丽的瓶子,

比床小,比世界大。

 

悄悄刨开黑暗的沃土,

培植梦幻的花。

 

翻身,按动时间的遥控板,

调整音量,

让喋喋不休的小鸟

学会

花朵的沉默。

 

那是轻到

不能再轻的声音,

却能穿透一切的喧哗,

包容

整个死亡的平静。

200425

 

最后的情人节

 

情人谷。莲花桥。月台。

秘密地站成一条焦虑的直线。

出租车。反光镜打着呵欠,

颠簸着锯齿形的记忆。

 

浪漫的节日,摆脱不了悲剧的

胎记。两个人面对整个世界。

被历史的洗涤液浸泡,感染了

特殊的忧伤,二月的玫瑰,

剥除护身的软刺,微微敞开

花瓣,抓紧一只孤独的手,

透过指缝,疯狂地吮吸

曙色中的露滴。

 

拥挤的人群,像无序的树枝

在候车室里自由地生长。

玫瑰哽咽着吞下早春的寒意,

沿着黑色的柱子徘徊;

月台无动于衷,就像一个失忆的

老人,习惯了陈年的灰暗。

绝望地抓住一片衣角,却抓不住

离别的汽笛声。

 

情人节的火车

沿着铁轨的理性向前滑动,

喀嚓,喀嚓,压碎满地的泪花……

2004214

 

 

七单元,四0一,

靠左,木头与铁,

被警惕的眼球经常忽略,

静止的框架,

像一座方形的桥拱,

布满世界的空,流动着

物与人:据说,物质不灭,

那么,人有什么可以丢失?

 

变化,一个残酷的游戏:

……进来,出去,……

出去,进来,

……进来,出去……

第四层,侧面对着楼梯,

就像弗罗斯特的叉路口,

划出了阴险的十字。

 

天使抖动翅膀,发出白银的

一声声脆响,魔鬼戴上彩色面具,

旋转并交换舞伴,争取

我摇曳不定的意志……

 

停顿,在楼梯狭窄的拐角处,

普通的缝隙漏出神秘的光。

于是,好心的长者开始回顾

肉身的来路,帮助

堕落者猜度灵魂的去向。

 

门,提醒铅灰色的存在

――锁把的必然,

以及铜制钥匙的某种可能。

斑驳的锈花,潦草地

记录夕阳坠落时刻的匆忙,

具体性稍显凸起的门槛

磕绊了我周密的抽象。

 

一首诗可以容纳多少精神?

我们意识中的美,不断

打磨,学习死亡的入门术,

蜕变――简单的真,

而复活,文字的网格

再度敞开了一扇扇小门。

20041125

 

小雪

 

气象预报,小雪,

仿佛一个失约的情人,

在阳光下消失。

北方的风,呜呜发出

最后一次秋声,

雪,落在你所在的城市。

电话孔,鹅毛的声音

怯生生地拨弄我的眼睑,

昨夜未能完成的情欲,血液

沸腾成一盏灯,水化

一段分行的文字,再缀上

好听的韵脚,调整

思念的慢节奏,从视觉

渗透听觉,……冬天算什么,

轮回的一个季节。

雪花,放肆地飘下来,

躺在掌心,安静

又柔软地溶化,――

我们的体温……

20041125

 

谁在弹奏巴赫

 

黄昏,球形的一部分

正在暗下去,

半边脸的月亮

升起来,

黑色的影子在月光下繁殖。

 

拥挤,影子推搡着影子――

浓黑而且空洞。

一个人上路,

像一本陈旧的政治手册

终于翻到了封底……

 

一个人上路,

眼睛干枯,

白发覆盖皱纹,把遗憾

深刻地烙印在额头,

心脏,曾经被尴尬地挤压进

真理和谬误交错的缝隙,

由于消瘦而下坠,

落入许诺过永生的烈火,

在喧嚣声中归入宁静。

 

一个人孤独地上路,

成为灰烬上飘动的

一缕轻烟……

 

此刻,时尚的流行歌手

模仿多嘴的鹦鹉,

在新世纪的喇叭里滚动唇舌,

破锣的嗓音

声嘶力竭,刻意

压迫运河的一声声啜泣。

 

北风驱动一百头巨兽

行走天空,

悲鸣与怒吼,……

而运河两岸的土地依然沉默,

仿佛在与影子比拼

各自的耐心。

 

石头,惟有石头

在恪守一个农夫的本分,

没有鲜花,

摘一把野草送行,

那是最后的纯绿,来自

色彩模糊的瓷瓶。

 

空洞与黑

像一对孪生的兄弟,

联袂走到了子夜的门坎,

谛听:大楼深处--

谁在弹奏巴赫?

2005130

 

树叶如何划破风

 

寓言里的那场雪,一而再、

再而三地推迟,

桌上,一杯去年的咖啡

在今年的刻度上冷却。

邻家的爆竹,模拟照例的春雷,

轰炸庭院里光秃的树干,

制造空心的热闹,

徒劳地阻挡寒流向南挺进。

风,吮吸冬季的阳光,

穿过子夜的黑绒衣,

灌入每一个细小的缝隙,

一滴水越出阳台,试图打破

凌晨的沉默,它的呼喊

却在时间的喉结上凝成冰块。

离群的树寡不敌众,任凭

树叶流尽绿色的血液,

在狼嗥的风声里被撕碎,

它悲壮地旋转,比蝴蝶更轻巧地溅落,

树梢最后一片树叶,仿佛

孤独的叹息——凌厉地划破

风,这若有若无的存在……

200624

 

一只鸟如何领悟世界

 

桃花嵨,惊鸟破空而出,

像一枚柔软的子弹。

乌黑的眼珠染有夜的原色,

转动于鸣笛的声波,

面对陌生的世界,嘟起尖喙,

好奇,并略带一丝疑惑,

细爪轻扣桃树低矮的嫩枝,

任凭晨雾的梳子清理褐色的羽毛。

 

美作为具体的概念,

是一泓清澈的水,

恰似血液,深入弯曲的经脉。

曾经,钢铁的飞翔

只是人的一个梦想,

如今早已侵入鸟的领地,

带来黑色的旋风,

把呜咽声留在空中。

 

暧昧的初春,雾霾

飘飞,太阳柔软如心脏。

空中,那只鸟

俯视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它将产生怎样的想法?

是的,有什么鸟的想法?

如果有一个鸟国,

它的边境线在哪里出现?

2008310

 

比永远多一秒

 

一片啼啭的云飘过,

遮住摩天大楼的避雷针,

而我,把你肉感的短消息握在掌心,

仿佛怀抱一个盛大的节日。

 

我随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红毛衣,

超现实地联想到艾吕雅,

自由之手曾经疯狂地建造爱情的水晶屋。

一项必须两个人完成的事业:

 

生活,赶在终点站消失之前,

我无可救药地爱你,

那是情感专列对于时间钢轨的迷恋,

永远爱你,永远……

 

哦,不,比永远还要多出一秒!

201226

 

太史公祠墓

 

漩涡形的磨盘石,咿呀复诵

无韵的离骚,坑洼的古道

犹如坎坷起伏的典籍。拾级而上,

 

登顶,迷雾挡住目光的归宿;

蒙古包的墓茔依崖而立,缠绕

八卦图的锦缎,抻开苍柏的遒劲。

 

一个名字奠定一座城池的底基,

绝不是数学的逆向运算,

更非夸大其词的谎言,而是

 

诗的风骨和历史的铁马金戈。

野槐花开遍山坡,写《列传》的人

早已化作《本纪》,怀抱哽咽的水声。

 

苦难的结石酝酿成不屈的铜铃铛,

采灵芝的皇帝最终渴死在权力的黄河,

遭阉割的太史却繁殖了文字的子嗣。

 

哑嗓子吼出西北的苦谣曲:

黄河的水干了,

老旧的河床遂托起新的地平线。

2016.51

 

钩弋夫人

 

迷信的刘彻老汉分开拳心,

藏钩的纤手顺势伸展为五朵莲花,

从此,清澈见底的赵河所滋润的女子

注定将魂归缥缈的云阳,

去敷衍一段残山剩水的逸闻。

甘泉宫的坍塌泄露了金屋藏娇最终的玄机,

二十六岁,青春尚未完全绽放,

简洁而果断的白绫结束了尧母门的神话,

仿佛裂纹暗生的玉簪,猝然折断。

 

所谓香气不绝,惟存一双丝履的传奇,

同情于美的脆弱;作为故事

或许出于善意的虚构,但悲伤

肯定来自鲜活的心脏一次次真实的颤栗。

向北隆起两堆浑然天成的土丘,

恰似被亵玩又被遗弃的一对乳房,

而一川萋萋的青草,适度垫高威严的大汉皇椅。

 

长乐未央的瓦当们奄奄一息,目睹

月游衣冠的高级秀。深宫珠泪落地的姿态

比树叶更隐蔽,比雨丝更轻柔……

寂寥的田野,一棵榆树遗世独立,

一只丧家的黑狗

锲而不舍地追逐那个似实而虚的影子……

2016.5.4

 

根墙

 

据说,任性的北风吹过,

从来不讲什么道理;

每棵树颓然倒下的刹那间,

来不及总结失败的理由。

 

情歌散去的喀纳斯湖畔,

一棵翻转的落叶松,映入

寻找风景的眼睛,

袒露支离虬曲的老根。

 

但心地厚道的泥土

绝不背弃那失败的囚徒,

依然偎紧枯木的残躯,

挣扎着竖起一堵根的墙壁,

 

站立,掩护蔓草丛中的蚂蚁。

2016,7,5

 

喀纳斯,你还欠我一张合影

 

漏过云层的月光

轻轻击打水仙与勿忘我簇拥的小径,

蘑菇在断树的伤口里疯长。

天空是一位慈祥的母亲,

敞开一个更为博大、幽深的湖泊……

 

今夜,卸下面具的矜持,

把自己放逐给烈焰似的酒精,

放逐给芬芳四溢的羊粪蛋,

放逐给触手可及的星星……

一路驱赶清波荡漾的歌声,

 

犹如放牧一群调皮的野山羊。

夜幕,这黑底的铜镜

依稀映照灵魂的残缺,

心形的节疤反衬落霞的折光,

一粒松果躲在暗处哭泣:

 

喀纳斯,你还欠我一张合影,

一个美与孤独的拥抱……

2016.7.9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入会申请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