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魅力永定河•诗意门头沟”全国诗歌征 ▪ 关于增补理事致全体会员的信 ▪ 中国诗歌年度奖——致自荐人的信 ▪ 致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暨2017年新春贺信 ▪ 第二届“李白诗歌奖”征集启事 ▪ 关于推荐理事人选的启示 ▪ 2016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奖名 ▪ 第四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获奖作者及篇目公告 ▪ 新诗百年纪念活动情况综述 ▪ 讣告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页

梁平 诗五首
时间:2017-3-30 点击:

梁平:当代诗人。著有诗集10《拒绝温柔》《梁平诗选》《巴与蜀:两个二重奏》《琥珀色的波兰》《深呼吸》等10部、诗歌评论集《阅读的姿势》、散文随笔集《子在川上曰》、长篇小说《朝天门》。获第二届中华图书特别奖、郭沫若诗歌奖、巴蜀文艺奖金奖等多个奖项。作品被译介到英、法、美、德、日本、韩国、波兰、保加利亚、俄罗斯等国。现为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草堂》诗刊主编。

 

 随便走走(五首)

 

● 2点零5分的莫斯科

 

生物钟长出触须,

爬满身体每一个关节,

我在床上折叠成九十度,

恍惚了。抓不住的梦,

从丽笙酒店八层楼上跌落,

与被我驱逐的夜,

在街头踉跄。

慢性子的莫斯科,

从来不捡拾失落。

我在此刻向北京时间致敬,

这个点,在成都太古里南方向,

第四十层楼有俯冲,

没有起承转合。

这不是时间的差错,

莫斯科已经迁徙到郊外,

冬妮娅、娜塔莎都隐姓埋名,

黑夜的白,无人能懂。

一个酒醉的俄罗斯男人,

从隔壁酒吧出来,

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的俄国名字叫阿列克谢

 

有七杆子打不着,

第八杆因为翻译讲究中文的相似,

我就叫阿列克谢了。

我不能识别它的相似之处,

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可以斯基,

不可以瓦西里,

不可以夫。

唯一相似的是我们认同,

俄罗斯的烤肠好吃。

斯基还喜欢面包,

瓦西里还喜欢奶油,

夫还喜欢沙拉。

我在莫斯科的胃口,

仅限于对付,有肉就行,

也不去非分成都街头的香辣,

眼花缭乱的美味。

所以我很快融入了他们,

还叫我廖沙、阿廖沙,

那是我的小名。

 

  

墓园穿中山装的王明

 

莫斯科西南方向,

郊外,新处女名下的墓园,

俄罗斯英雄与人杰,

非俄罗斯深陷于此的脚印,

以最辉煌的国家记忆,

雕刻在这里。

 

穿中山装的王明,

一首国际歌还没有唱完,

就休止了音符。

已经倒下的肉身,

凝固成花岗石站得笔挺,

风纪扣扣得严实,

透不进风。

 

我知道以前,

那首没有唱完的国际歌,

无论在哪个地方唱起,

就能找到自己的同志。

而他在异国他乡,

等我的到来,

我手里的那枝野菊,

在颤抖。

 

雕像座基抬高了三尺,

我无法与他平视,

只能仰望。

望见头顶上清澈的蓝,

容不下其他颜色,

一朵云也没有。

那精心选材的花岗石的灰,

与他的中山装匹配。

 

 

邂逅一只高跟鞋

 

八朝帝王,

抬举的开封,

把曾经的江山落了轿,

一只高跟鞋挑开布帘,

跨进我的年代。

 

我没有值钱的砖瓦,

没有上了年纪的祥符调,

没有马匹可以把她掳上马背,

成为我的压寨。

 

岳王庙比我的想象潦草,

跪在秦桧身边的那女人,

身子被指责戳破,

一朵败菊在高跟鞋过后,

盖在伤口上。

 

还原的清明上河图,

高跟在石板上踩踏,

还不到原来。

 

宋河粮液开了封,

一条大河汹涌,

杯盏里注释的汴京,

都是53度的现代汉语,

我的四川,她的河南。

 

 

朱仙镇的菊

 

云朵一样的轻,

乘坐第三张机票,

飘落在朱仙镇血红的年画上。

 

我虽有诗书,

却一介草莽,

被年画上的油墨,

排挤在街头。

 

我在街头看见了菊,

亭亭玉立的菊,

活色生香的菊,

铺天盖地的菊,

把我包围。

 

最肥的那一朵皇后,

咄咄逼人,

她该是哪个帝王的生母?

我想脱身而出,

找不到缝隙。

 

刀枪早已入库,

身上的盔甲长出花瓣,

此刻我明白,

我在朱仙镇入赘了,

以后,记得来开封看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入会申请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