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中国诗歌学会朗诵演唱专业委员会郑重声明 ▪ 首届中国(金东)•艾青微诗歌大赛获奖 ▪ 中国诗歌学会2017工作简况和2018工作初步打 ▪ 致中国诗歌学会全体会员的春节贺词 ▪ 致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暨2018年新年贺信 ▪ “新时代•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 ▪ “新时代•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 ▪ 第五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获奖作者及篇目公告 ▪ 关于对“魅力永定河,诗意门头沟”全国诗歌 ▪ 给全体会员的一封信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页

刘向东诗10首
时间:2018-11-5 点击:

 

刘向东,著名诗人,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选刊》主编,河北省作家协会副秘书。笔名雾灵山人、向东。河北兴隆人。

 

《落叶飞鸟》

 

在我老家,燕山脚下

老树比村庄更古老

而树上的鸟巢

比新娘还新

 

半圆的巢儿朝天

孵化日月星辰

半圆的坟墓如鸟巢倒扣

拢住大地之气

 

土地说:落叶归根

于是叶子下沉

天空说:鸟儿凌云

于是翅膀向上

 

2016年秋

 

 

《蜜蜂总是深深地吸引诗人》

 

蜜蜂总是深深地吸引诗人

诗魂陪伴蜜蜂低吟浅唱

莱蒙托夫渴望一口蜜:

“让我尝一口蜜吧

让我尝一口,宁愿去死!”

叶芝在茵纳斯费利岛

篱笆墙里搭一个小窝棚

支起九行云豆架,一排蜜蜂房

阴凉里听蜂儿扇动翅膀

 

蜜蜂总是深深地吸引诗人

父亲像写诗一样修建蜂房

腊月里就竖起掏空的椴木

盼山花开放,蜂儿分家

等着蜂王落在他的草帽里

他说肯定可以等到

等到有了蜜,让我也尝尝

 

蜜蜂总是深深地吸引诗人

那是我还不知诗为何物

魂儿就被蜜蜂勾走了

养蜂人家在秋天割蜜

我站在春天里使劲张望

当蜂巢的顶子一一揭开

蜜的十字架滴着阳光

 

蜜蜂总是深深地吸引诗人

诗人和蜜蜂一起追赶花朵

为了把甜蜜交给理解甜蜜的人

每一刻都在苦苦酝酿

 

蜜蜂总是深深地吸引诗人

他们在冥冥中得到口唤

把人众喻作蜂群

把大大小小的佛台看成蜂房

蜜蜂,蜜蜂

你这上帝的小小仆人

和我一起赞美一起祈祷吧

从此把大地当作天堂

 

2002年春

 

 

《母亲的灯》

 

那灯

是在怎样深远的风中

微微的光芒,豆儿一样

 

除了我谁能望见那灯

我见它端坐于母亲的手掌

一盘大炕,几张小脸儿

任目光和灯光反复端详

 

啊,富裕的夜晚

寰宇只剩下了这油灯一盏

于是吹灯也成为乐趣

而吹灯的乐趣必须分享

 

好孩子,别抢

吹了,妈再点上

点上,吹了

吹了,点上

 

当我写下这些诗行

我看见母亲粗糙的手

小心地护着她的灯苗儿

像是怕有谁再吹一口

她要为她写诗的儿子照亮儿

 

哦,母亲的灯

豆儿一样

在我模糊的泪眼中蔓延生长

此刻茫茫大野全是豆儿了

金黄金黄

 

那金黄金黄的

涌动的乳汁啊

我今生今世用不完的口粮

 

1993年秋

 

 

《蝉鸣》

 

一只蝉

至少被尘埋千日之后

得以放风

 

两只蝉

为妻者注定哑巴

脉脉深情默默而终

 

三只蝉

总有一只正拱破泥土

不知道头上是怎样的天空

 

四只蝉

在高枝之上鸟翅之下

为谁而鸣

 

你是另一只

永远把自己包在泥里

对心中的秘密守口如瓶

 

我是又一只

舌头和嘴唇湿漉漉的

又有什么能够说出

 

1993年秋

 

 

《出门在外》

 

出门在外,一路风尘

一步一步是慈母的针脚

每个脚印都是自己的碑文

 

出门在外,想念亲人

越拉越长的是身后瞭望的眼神

耳边总有熟悉的声音

喊你回家吃饭的那种声音

 

一个人独自向远方

背负整片故土的体温

离老屋和土炕越来越远

离亲人的惦念越来越近

 

我对我自己用乡音说话

山不显高,水不再深

一路南船与北马

举头望明月见家门

 

背着破烂行李我要归来

找到了天堂我也要回来

晚秋是游子魂归的时辰

 

1993年秋

 

 

《地缝儿》

 

可能大地真的知道

人,需要遮羞

所以才裂开一道缝儿

让我们钻

 

一头钻进去

那些昂首挺胸的人

忽然把走变成跑

怕你忽然就合上了

 

而那些从容走过的风

并没有被夹住或被夹扁

甚至不用门票

没有通行证

 

2014年秋

 

 

《用不着风吹草就低了》

 

草芽小心地抱住自己

等待地缝儿等待天机

 

用不着风吹草就低了

生来就带着风的姿势

 

你把雪花儿别在头上

我把露珠儿揽在怀里

 

无所谓生也无所谓死

要只要一秋好风好雨

 

2010年秋

 

 

《时间》

 

由于时间放慢了脚步

老爷子把手表撸下来

——留个纪念吧

交给我时还带着体温

 

上满发条

秒针忍不住开始抖动

老人家忽然有些不舍:你看

动了,它还能动

 

不许动!

我可不想让它再动了

分秒都要留住

除非时间乘以速度

不再等于距离

 

多亏时间放慢了脚步

给我以提炼时间的时间

让我们的一生

多于一生

 

2016年初夏

 

【摘自刘向东诗集《沉默集》,2017年,河北教育出版社】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入会申请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