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第二届“李白诗歌奖”征集启事 ▪ 关于推荐理事人选的启示 ▪ 2016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奖名 ▪ 第四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获奖作者及篇目公告 ▪ 新诗百年纪念活动情况综述 ▪ 讣告 ▪ 商水县首届“阳城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第四届“李白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杨牧诗歌奖”征稿启事 ▪ 中国田园诗歌资料馆当代诗人田园诗歌手稿征

与喜欢的人一起读

返回上一页

【德】赫尔曼•黑塞
时间:2016-12-22 点击:

 

 

弄瞎我的眼睛:我还能看见你

 

弄瞎我的眼睛:我还能看见你,

塞住我的耳朵:我还能听到你,

没有双足,我还能走到你那里,

没有嘴,我也还能对你宣誓。

打断我的臂膀,我还能用我的心,

象用我的手一样,把你抓劳,

揿住我的心,额上的脉管还会跳,

你如果放火烧毁我的额头,

我就用我的血液将你承受。

 

(钱春绮 译)

 

 

 

我的苦痛

 

这是我的苦痛:痛苦我有太多

面具,我演得太活脱.

我太善于自欺

和欺人.我没有一星激情之火、

没有一滴知音之沫

不出自演戏和做作。

 

这是我的不幸:

我把自己看得太透,

脉搏未动我就先知,

没有苦乐的感受、

没有梦的暗示

能把我的灵魂吹皱。

 

 

写在沙上

世间美好和迷人的事物,

都只是一片薄雾,一阵飞雪,

因为珍贵而可爱的东西,

全都不可能长存;

不论云彩、鲜花、肥皂泡,

不论焰火和儿童的欢笑,

不论镜子里的花容月貌。

还有无数其他美妙的事物。

它们刚刚出现,便已消失,

只存在短短的瞬间,

仅仅是一缕芳香、一丝微风,

懂得这一切,我们多么伤心。

而所有恒久固定的东西,

我们内心并不珍爱:

散烁冷光的宝石,

沉甸甸灿烂的金条。

就是那数不清的星星,

遥远而陌生的高挂天穹,

我们短暂过客无法比拟,

它们也不会进入我们内心。

不,我们内心所珍爱的,

却是属于凋零的事物,

而且常常已濒临灭亡。

我们最最心爱的,

莫过于音乐的声调,

刚一出现便已消失、流逝,

像风吹、像水流、像野兽奔走,

还缠绕着淡淡伤感,

因为不允许它稍作停留,

稍有片刻的停息、休止;

一声接一声,刚刚奏响,

便已消失,便已经离开。

我们的心便是这样,

爱流动、爱飞逝、爱生命,

爱得宽广而忠贞,

绝不爱僵死的事物。

那固定不变的岩石、星空和珍宝,

我们很快便腻烦,

风和肥皂泡的灵性,

驱使我们永恒变化不停,

它们与时间结亲,永不停留。

那玫瑰花瓣上的露珠,

那一只小鸟的欢乐,

那一片亮云的消散,

那闪光的白雪、彩虹,

那翩翩飞去的蝴蝶,

那一阵清脆的笑声,

所有和我们一触即逝的东西,

才能够让我们体会

欢乐或者痛苦。

我们爱和我们相同的东西,

我们认识风儿写在沙上字迹。

 

(张佩芬 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入会申请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