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中国诗歌学会2020年度工作简报 ▪ 《我爱这土地优秀作品选》(暂定名)拟入选 ▪ 通告:前任副秘书长祁人涉嫌职务侵占已被立 ▪ 换届通告【一】:本次换届重启第一阶段工作 ▪ 2020年度中国诗教校园名单 ▪ 首届“人祖山”诗歌云笔会征稿启事 ▪ 中国诗歌学会关于现阶段入会申请及入会办理 ▪ 中国诗歌学会2019年工作简报 ▪ 首届南方诗歌节“龙母故乡·如诗德庆”全国 ▪ 第二届“夏青杯”朗诵文本大赛拟获奖作品公

诗学批评

返回上一页

耿占春:当代诗歌批评——一种别样的写作
时间:2017/3/4 点击:

九叶七月今天”);依据代际身份(归来者中间代“80)和较为模糊的代际身份(“朦胧诗后朦胧诗,或新诗潮后新诗潮”)所进行的分类等。批评者希望通过对身份或依据某种现实参照来解释其写作,似乎这样能够赋予批评自身以某种可以考察的学术性与现实性。借用一位历史学家的话:也就是说,论述及论述所涉及的事实之间有一种被认定了的关系。所谓现实性,就是论述凭借它所参考的事物而变得合法。先由作者提出某种现实;因为作者受到行业和社会的认可,该现实从作者转移到他的文章,最后文章因为自己描述的事件而得到认可。对诗歌文本进行分类是不可能的,因此身份、时期和各种外部标志就成为一种简便的认知图式。至少在这样做的时候,批评者把他要面对的纯粹主观性的文本、充满差异的个性及其私密性含义的文本解读并转换为一种依据某种客观性现实性的论述,把难以言说的秘密与他性变成可以言说的事实或一致性。这样的分类学研究提供了某些关于当代诗歌与诗人的信息,提供了某种背景式理解,但与诗歌文本的阐释并无深切关联。
  将诗歌批评纳入学科化的知识意图主要发生在当代诗歌史的写作领域,可以发现,诗歌史的写作范式几乎是上述研究范式的编年体综合:一种关于诗歌写作的流派、思潮、杂志、性别、地域、族裔、代际及其社会背景考察之总和的编年史。就像在人文学科研究领域所发生的状况一样,文学研究自身愈来愈没有文学史研究占据中心地位,哲学研究愈来愈成为一种关于哲学史的研究。似乎史的描述所具有的客观性面貌与认知图式,对任何一种领域的史的叙述都能够立刻转化为一种客观知识。文学研究与批评的强烈主观性愈来愈没有文学史书写显得更符合学科化与知识化的学院取向。20世纪80年代从事诗歌批评的一些学者转向诗歌史书写的愈来愈多,也愈来愈显得成功和为学院体制及评价体系所注重。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入会申请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2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