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魅力永定河•诗意门头沟”全国诗歌征 ▪ 征稿!“万年浦江•千年月泉”全球华语 ▪ 关于增补理事致全体会员的信 ▪ 中国诗歌年度奖——致自荐人的信 ▪ 致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暨2017年新春贺信 ▪ 第二届“李白诗歌奖”征集启事 ▪ 关于推荐理事人选的启示 ▪ 2016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奖名 ▪ 第四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获奖作者及篇目公告 ▪ 新诗百年纪念活动情况综述

诗学批评

  • 耿占春:当代诗歌批评——一种别样的写作2017-3-4

    以个人的观察而言,当代诗歌批评既非一个学科,也没有明显地确立起一种客观知识图景,它是一种活跃的、多样的、或许还是非常混乱的批评实践,它既是对应于异常丰富的鱼龙混杂的诗歌文本的一种阐释性的文体,亦是一种关于感受、感性、经验世界与语言表达的论述。

  • 韦锦:用诗滋养灵魂2015-10-14

    问:王志强 答:韦锦 问:有一段时间了,凄寂的诗坛常有阵阵热闹,不时听到互捧或盛赞,什么石破天惊,横空出世,巨星降临云云。但这些却往往只是让人陷于期待而已。我想,还是回过头来,好好打量那些乐于深藏潜泳的诗人吧! 言归正传,请问你是怎样走上写诗这条路的? 答:我7、8岁的时候,上个世纪的70年代初,人们的精神欲求受到全面抑制(或曰控制),老百姓能接触到的除了极少数人的著作和诗,基本就是样板戏,人类文明的河流流经吾土时几近干涸。我生长的地方距省城有20来公里,但中间隔着黄河。处在黄河之阳的那座小乡村,拥抱小乡村的大平原,虫蛹一样蠕动在田舍间的父老乡亲,和诗的距离真是很远。好在命途多舛的父亲遗传的那种总与现实游离的天性,以及他看过之后又给我看的一些撕去封皮的书籍,滋养了我对文学朦朦胧胧的喜好,使一些未必多么宝贵的潜质终未泯灭。 问:那都是些什么书啊? 答:后来我知道,那些书原来是有名字的,像《战斗的青春》《红旗谱》《晋阳秋》《青春之歌》《烈火金刚》《铁道游击队》等。没有一本是诗集。按说都是些非常纯正的革命书籍,却大多是当年的禁书。在乡村流传时人们特意抹去了

2 篇文章首页 | 上一页 | 1 | 下一页 | 尾页 20篇文章/页转到第

栏目导航

诗歌理论诗学批评诗歌翻译诗歌演绎
关于我们入会申请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