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中国诗歌学会朗诵演唱专业委员会郑重声明 ▪ 首届中国(金东)•艾青微诗歌大赛获奖 ▪ 中国诗歌学会2017工作简况和2018工作初步打 ▪ 致中国诗歌学会全体会员的春节贺词 ▪ 致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暨2018年新年贺信 ▪ “新时代•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 ▪ “新时代•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 ▪ 第五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获奖作者及篇目公告 ▪ 关于对“魅力永定河,诗意门头沟”全国诗歌 ▪ 给全体会员的一封信

诗界新闻

返回上一页

让新诗“回家”,在李白的护佑下
时间:2018-10-18 点击:

千年李白百年新诗

——李白诗学精神的传承与发扬

 

一、          大时代、大诗人是中华民族历史长河的大气象

感谢马鞍山市连续30年举办李白诗歌节。现在,人们已经把人杰地灵的马鞍山看作了以李白诗学精神为代表的的民族精神气质的高地。这是马鞍山的人民对当代中华民族文化资产的保护和弘扬。也是促使中国社会在快速的经济发展中保有自己的文化传承和价值标杆的重要贡献。因此,请允许我借这个机会,向三十年来为这个盛会一直在付出辛勤努力的人们深深鞠躬。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来谈论李白,实际是在谈论我们民族的复兴。盛唐时代,是中华民族的大时代。气象万千,光辉灿烂。李白之所以能够成为李白,就是因为他是盛唐文化孕育出来的天才诗人。他的魅力就是盛唐的魅力,他的诗学就是大时代的诗学。李白驾鹤仙去已是1256年了,今天的中华民族已经发生了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在完成民族复兴的大业。这是21世纪的大国复兴,是大时代的优秀民族的重新崛起。因此,我们需要李白的新声,我们需要大诗人的歌唱,也更需要山川江河田野大地上充满美丽的诗篇和自豪的情怀。为此,在举办了三十年李白诗歌节的今天,我们可以高兴的说:马鞍山的人民有着大时代的胸怀和大时代的气质。马鞍山的大地是中华民族复兴、崛起时代的沃土。我想,这其实可能就是李白诗歌节的宝贵内涵。

一句话,大时代才有大诗人,优秀的民族才有美丽的诗篇。在纪念李白的今天,在成为经济大国的现在,我们是不是都应该问这样一个问题了,那就是,我们的大诗人是不是该出现了。我们的优秀诗篇是不是该春暖花开了。

唐人殷璠在他选编的唐人诗作《河岳英灵集》中提倡:“夫文有神来、气来、情来,有雅体、野体、鄙体、俗体。编纪者能审鉴诸体,委详所来,方可定其优劣,论其取舍”。在今天的大时代,我们的诗歌神在哪里,气在哪里、情在哪里,这是一个值得严肃考虑的问题。我们的雅体是不是雅的,野体是如何野的,鄙体鄙成了什么模样,俗体俗到了什么程度。这都是时代的诗学问题,但也是时代的精神向度问题。一个大时代一定有它的神采;一个优秀民族一定有它的气韵;一个和谐的社会一定有它的情怀。因此,我们在讨论李白的时候,实际上是在讨论我们当代的诗学与时代的关系、与社会的关系。还有,与我们诗人自己的关系。只有神来、气来、情来的优秀诗篇才称的上大诗作。这是当代诗学面临的挑战和考验。也是当代诗学的时代课题。当然,也是当代诗学千载难逢的好机遇。

二、          从马鞍山开始,让新诗回家

殷璠又说既闲新声,复晓古体。文质半取,风骚两挟。言气骨则建安为传,论宫商则太康不逮。这是对李白为代表的盛唐诗人的诗学手艺的准确评价。一个优秀的诗学体系,必然是自律的、又是开放的。李白诗学的宝贵之处,就在于他对传统诗学的继承和创新。他们的诗学完全是民族的,也就是说是自己的。在今天,之所以占有着传统文化的精神高地、审美高地和艺术高地。恰恰就是因为他始终在民族的怀抱里。

新诗的发生,是中华民族在屈辱中抗争的诗学表现。只要是新便好,是时代的气息。所以,新诗在百年前一出现,就选择了与已被视为保守落后的传统文化的决裂态度。他开始干什么呢?开始搭上了现代性的大船。开始伴随了中国社会现代化的步伐。可以说,100年来,新诗的每一天都是与民族命运相歌相泣的。在这个意义上说,新诗与唐诗一样,也已经是中华民族的宝贵文化资产和精神资源了。但是,在全球现代性的今天,我们有责任和必要来考虑构建一条新诗回家的精神通道。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应该回到马鞍山来,站在李白的墓前,告诉他,我们的盛世来了,我们的大时代更加精彩。我们要让我们二十一世纪的诗歌带着丰硕的果实回到民族的大地上。把他种下去,种在李白长眠于此的土地里,让它再次开放出鲜艳圣洁的花朵。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一次创世纪的诗学之花的盛开。

让新诗回家,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或民粹主义精神作怪。那是因为新诗这个孩子在出生的时候,就是用别人的乳汁滋养的。没办法,因为我们的母亲那个时候贫困、屈辱,吸吮不出来甘甜的乳汁。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的新诗带着和外国诗歌差不多的面孔回到故乡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这需要我们脚步坚定,自信从容。因为我们必须回家,接续上李白的神和气和情。这是一个世纪的文化任务、诗学课题。季羡林先生疑问过,新诗的路是不是走错了。我想,他不是在否定新诗,而是他看到了新诗的问题,他在要求中国的新诗应该具有神来、气来、情来的民族要素。这个神是民族精神之神,这个气是中国大地之气,这个情是人民苦乐之情。而这些恰恰是我们现在的新诗写作不足的。我们在庆幸我们的新诗与世界接轨的同时,我们实际上也已经不堪忍耐了。因为,我们的诗性越来越缺失,我们的情怀越来越不足,我们的诗人越来越只满足于我像外国的谁谁谁。但是,现代性带来的人类困境,已经让诗歌在西方世界与大众脱节,与诗性绝缘,与灵魂相远。他们的问题正在和已经成为我们的问题。因为,我们的新诗还没有摆脱他们的气味。所以,是时候该考虑新诗如何再开始另一个百年之程了。今天,我们可以说这是我们新诗的另一个百年的第一天,这是我们中国诗人的世纪工程。我们要做的并不是一种时尚的和消费的文化复古运动,也不是想重新操持那种古语、古韵的八股诗学手艺,而是要回到李白的身边,回到母语的怀抱。最重要的是,回到中华民族的审美精神维度。想一想吧,一千多年前李白的盛唐诗学不就是在“既闲新声,复晓古体”的诗学创新中走出一条新路的吗?这就是我们今天在马鞍山向李白致敬的重要意义。

诗歌的作用,是对生命的审美,是对时代的审美,是对人性的审美。我们诗人们有责任练好手艺,写出神来、气来、情来的具有时代诗性的诗作。这也是我们必须向李白致敬的重要原因。

所以,请允许我再一次说:感谢马鞍山。你让当代诗学在这里照镜子、换新装。你让当代诗人在这里有诗情、有诗意。

 

黄怒波

20181016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入会申请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旧版入口 中国诗歌学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高粱桥斜街59号中坤大厦16A中国诗歌学会 联系电话: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 京ICP备160604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