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学会

2022全新启航!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推荐会员 >

崔完生

时间:2022-03-02 16:13来源:未知 作者:云中君 点击:
崔完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化工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第 31 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诗歌班)学员。作品在《诗刊》《中国作家》《星星》《延河》《诗


图片

 

崔完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化工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第31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诗歌班)学员。作品在《诗刊》《中国作家》《星星》《延河》《诗选刊》《诗歌月刊》《地火》《石油文学》《延安文学》等文学期刊发表并入选部分年选。出版有诗集《挚爱者》《信天游的大地》《所有的可能都叫运移》《前尘》及纪实文学、编著作品多部。现为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副主席、文联主席。

 

 

 

 

 

 

一棵树上的秋天

崔完生

 

 

 

 

黄昏的声音

 

分不清远山的乔木、灌木和草丛

看不见路灯延伸到谁家门前

行人都匆匆忙忙

在这一刻,眼睛的功能大多暂停

我穿越的空气也不纯净

有的带着微风,有的挟持着蚊虫

有的按住脚印

 

我只能听听黄昏的声音

蛙鸣雌雄难辨

流水一路向东

 

 

————————————————

 

雨中向陌生女子借伞

 

春天快到尽头了

雨水不大不小,不紧不慢

在花下抽吸浓绿的下午

我被快递催着

接收一本书中藏着的自己

在屋檐下的时光因迫切

而愈发朦胧

 

走过来一陌生女子

花伞和口罩遮住她的脸

我相信是美丽的

我欠了一下腰

给雨水和女子

也给即将放出蓝天的春天

致敬

 

那把犹豫的伞带我抱住远方

就像我把谢谢说成谢

然后把怀里的重量

捂紧,举到很多格子的楼宇中

 

今天活不到一个人的心上

今天活在被真实虚拟的墓园对面

我和陌生的女子一样

看不见阳光的一天

是一根草木扎在心里

雨水轻轻一泡

就会落在地上

 

一盏干渴的灯下

我发现今天的我在追着昨天

忘记身体寄存在谁的手里

翻完一本书

还是没有找见近视与远光合在一起的

那副陪伴多年的眼镜

 

————————————————

 

图片

本期摄影:张晖 

 

 

照猫写虎

 

照猫者突然忘记自己

是什么物种

用一双猫眼

读囚禁在笼中的春风

一只猫心中的四季

在眼睛一闭一合中生成

一个踱步,一声异响

便让时光转身

 

我也是照着猫的样子

辨识尘世的昼夜阴晴

用舌尖尝百味

品过自己的污垢和体温

 

那远方的虎

除了捕食

就是一只猫的放大版本

在我身边厮觑

有时钻到我脑海里

制造一片草原或者密林

带着我去狂奔

 

 

————————————————— 

 

看得见的大地

 

土地被绿色侵袭后

那些裸露的皮肤仿佛是伤疤

我这双含着洁癖的眼睛

容不得赤裸裸,也容不得有余地

只好拎起自己的影子

撕一片给断崖和洼地

 

还是风好,雨好,阳光好

它们的感情谱系里

没有好恶和低高

 

 

—————————————————

 

夏日即景

 

常在河边走

怎能不被蛙声粘着脚尖

落日与圆月的推手

一直不分胜负

 

在手机上看到的很多开幕闭幕

风不留,水不留

我出手抓住一把感慨

一半落入河水,一半跌落马路

 

 ————————————————

 

图片

 

 

噩梦

 

夏天收了春花,没有挂果

秋天清理落叶,没有收成

冬天封住群山,没有柴火

我半生培育的希望都在天上

仰望,看见的落在零丁洋

没有看见的藏在噩梦里

将我惊醒

 

这不是第一场噩梦

也不是最后一场

 

我准备好的祝福在雷声中

化为闪电

我点的灯盏在风里

一直没有点亮

我把噩梦挤到深夜

对着它吹了口气

 

天就大白了。与噩梦有关的

已经与我无关

阳光和雨水都是滴漏

看谁在木鱼声中睡眠

 

 

———————————————— 

 

一棵树上的秋天

 

一棵树上

深绿的、金黄的力正在较劲

比赛还在进行

我已经知晓答案

只是盼望着延期宣读这个结果

此刻,树叶

一夜间会被风卷走的恐惧

在逼近我,胁迫我的呼吸

我噙着夏天的雨水躲在屋檐下

用口呼吸着城市里的孤独

天上的云涌向胸口

这是要晴,还是要阴

 

母亲还在默默点着自己的灯

她眼花耳背

分辨不了灯的脉动和呻吟

我不敢回家看她

怕身上的尘堵住天堂的门

怕走路的风吹灭那盏灯

 

一棵树上的秋天

望着我在他乡的无所适从

丝毫不与我心息相通

大山苍黛有形

流水清澈无声

 

 ————————————————

 

图片

 

 

夜的一种

 

落叶笑风

风哭天

天有泪藏在行人中

水的脚步匆匆

让落叶再死一次

壮烈如酒

看不见的火

烧完黄昏又烧黎明

 

我在山顶弯成一枚黑月亮

问远方亲人

你们看见的月还有影子吗

 

今夜无月

关闭所有的灯

万盏星星挂满我全身

 

 

——————————————

 

你是一座休眠的火山

 

冬月这只奔跑的鹿

是嗅着火山的味道长大的

装满青春和时光的山

风怎么也推不动它的身体

 

你藏着的火

也藏在我身体里

从心开始不断裂变、扩散

成年以后,锁在梦里

依然在沉睡与疼痛时偷偷出来

把你呼唤

然后我一直逐水而居

山间的梦泽、水边的瑶池

一点一点地收放着蜉蝣一般的身体

你呵护的这一生

头白了还放不慢步履

 

你的一次休眠就是几万年

我的渴念似乎更长久一些

作为一具休眠过两万次的活火山

我愈发喜欢清理鬓角的霜斑

每一个早起的清晨

我都会对你、对我说一声:早安

 

尽管我没有发出声音

尽管谁也不曾听见

尽管天涯海角走遍

像鹿一样常常回头的我

不会忘记每天继续着:大山,早安!

 

 ————————————————

 

图片

 

 

北风在吹

 

轻凛的北风在吹

从冬月到腊月

一直在吹

从衣袖、裤管

从手臂、面孔

毫无节奏和节操地吹

说好的天气预报

说好的盟誓契约

都在风吹着的路上拐弯或转向

 

应时来到北风中

腔体散发的雾挂在眼睫

眼球碾过的刺铺在路上

我这一生因善于等待

而受持的绝望

总是在体内不断升温

它们退守在自己的心壁

扯动了与我牵连的暧昧

 

一个炙烤北风的男人

即便前额挂上冰柱

也能看见阴晴

也能看见

北风在吹着前一拨北风

(责任编辑:云中君)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洪芜

    洪芜,本名张绍敏,作品散见《诗刊》《诗潮》《诗选刊》《散...

  • 谢向东

    谢向东,广西防城港市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

  • 崖丽娟

    崖丽娟,在《文艺报》《文学报》《上海文学》《作品》《南方...

  • 张朝晖

    作者近照。摄影:吴常青 张朝晖,笔名:朝晖,1972年出生,福...

  • 小语

    小语,本名杨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理事。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