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学会

2022全新启航!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会员作品 >

中国诗歌学会2021年度优秀会员作品选(六)

时间:2022-05-23 09:15来源:未知 作者:云中君 点击:
本期摄影:黄小冰 根据中国诗歌学会《章程》和会员管理办法,结合会员自身申报和创作成绩以及相关推荐等综合考量,经2022年3月31日中国诗歌学会组联部初评,4月2日秘书处审议通过

图片

本期摄影:黄小冰

 

根据中国诗歌学会《章程》和会员管理办法,结合会员自身申报和创作成绩以及相关推荐等综合考量,经2022年3月31日中国诗歌学会组联部初评,4月2日秘书处审议通过,评选出中国诗歌学会2021年度优秀会员100名。本微信公众号将陆续推送优秀会员作品。

 

 

 

 

山林风雨(外二首)

毛尚举

 

风掠过刚返青的草

呼啸着扑向山林

山林涌动着阵阵抵抗的浪潮

 

一棵瘦弱的松树

经不起肆虐摧残

顷刻间,被风轰然拽倒

一缕树根,拼命把大地抓牢

 

风挟着余威走了

席卷着几片树叶和枯草

雨来了,带着驱赶风的疲劳

把满天扬起的尘土赶入山坳

 

 

故乡的月光

 

曾经,镀满月色的麦场

堆满了儿时的神往和欢唱

 

蝙蝠俯冲着掠过头顶

总是追了很远很远

距离在夜色中变得无限

 

飞行的荧火虫一闪一闪

挑拨着那根好奇的神经

塑料瓶里闪烁着坠落的光芒

 

池塘的水随风荡起波纹

镶嵌在夜空中的那轮明月

在水中映照着黎明

 

 

夏日绿荫

 

倾尽所有的气力

用躯干和臂膀撑起了一片绿荫

炙烤的叶子如手愈攥愈紧

枝干绷紧全身的筋骨

 

蝉鸣的烦躁塞满耳廓

芭蕉扇,看不到铁扇公主的踪影

火焰山的传说化作了

天际边飘过的那片火烧云

 

谈笑声回荡在树上的每一个角落

不曾淹没树叶的沙沙声

隐没在夜色中的那棵大树

兴奋地舒展着全身的脉络

 

承接着一个又一个艳阳天

她依然信守着那份无言的承诺

原地等着你,抖擞着洒脱的身姿

画出一颗慢慢移动的心形

 

 

 

毛尚举,笔名金言,山东省新泰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歌、散文作品先后刊发于《诗刊》《星星》《诗潮》《中国新诗》《中国诗人》《延河》《山东文学》《解放军报》《大众日报》等报刊杂志。有作品入选廉洁文化作品集《岱下清风》《2019年文学作品年选》等。出版有新闻报道集《路过的风景》。

 

——————————————

图片

 

 

漫天飞雪(外二首)

冬箫

 

握一些已然沉默的时间

看昨天的雪

或者里面潜藏的台词

我有了,停顿思考的空间

 

这一切,源于一种被吞噬的欲望

和所有的辩解

以及曾经丢弃的牙齿

 

我不得不向白雪泄露

坐在马车里经过一个大地的情怀

而在体内,那些白

就是为我生长的茉莉

只开在仁慈的大门上

 

 

忽略

 

我掀开窗帘的一角

把视野放到流动的街市中

 

他们显然忽略了我的目光

也忽略了昨晚的梦境

像清醒一样行走

 

我的目光一直没有发出声响

也没有丁点的警示

但还是被纷至沓来,纷至沓去

一遍又一遍折叠着

直至淹没到

寻常的生活中

 

 

今夜

 

今夜,看不见天空

只有午夜的玻璃上

流着销魂的光

 

我们似乎在荒野

彼此注视着眼睛中的流星

那么迅捷的闪电啊!

彷徨,相拥,燃烧

却看不见另一个广袤的草原

 

于是,我们在无风中狂舞

粗大的根系再也挡不住无端而起的风

同样,你踮起脚尖的仰望

只有渴是可以言说的情商

而柔软的腰肢,有着向阳的本性

它带火的举止,隐藏了一截沉香般的馥郁

 

把这些都当做圣洁的清水吧!

你我分别浅饮一滴

就成了明天

各自尺牍上一枚带着烙印的闲章

 

 

 

冬箫,本名邱东晓,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第三届理事,浙江省电力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第四届徐志摩诗歌奖、第四届中国长诗奖、2007年度中国诗潮奖等。诗作刊登于《中国作家》《上海文学》《北京文学》《诗刊》《星星》《长江文艺》等,入选《年度诗歌精选》《年度最佳诗歌选》等多类诗歌年度选本。著有 “江南三部曲” 等多部诗集。

 

————————————————

图片

 

 

拾荒的老人(外二首)  

曹卫东

 

一位拾荒的老人

在小区的长椅上小憩

 

消瘦的脸上

一道道皱纹,正在

斜阳里加深

 

落叶纷纷

寒气袭人

 

在冷风的吹拂中

在行人的侧目中

他也会淡定地仰望星空

 

然后点燃纸烟

目送着一个个烟圈儿

轻轻地,在时光里

扩散

 

 

 一片冰心自小荷      

 

在诚斋诗话里

我步入朝堂,旁听

帝王和臣子的喧嚣

 

烽烟过处

破碎的山河,抹上了

新的血色

倒下的英灵

留下了最后的怒吼

 

人间静默

我竟然,无以为歌

梦中的蜻蜓,遗落于

尖尖的小荷

 

 

故乡的黄昏

  

多年之后,我成了

醉在故乡暮色里的

归人

 

苍山已远

秋虫呢喃

一缕缕炊烟

正在我的凝望中

飘散

 

我确信,今夜

定会邂逅几个陌生的孩子,和

久违的亲人

在不断脱落的光阴中,我已

找不到旧日的家门

                        

  

 

曹卫东,上海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上海普陀区作协会员。诗歌散文发表于《世纪》《知音》《大江南北》《档案春秋》《上海诗人》《江河文学》《楹联博览》《鸭绿江》《青年文学家》《诗词月刊》《中国汉诗》《渤海风》《速读》《中国食品报》《河南科技报》等刊物。

 

————————————————

图片

 

 

懂(外二首)

杨俊林

 

七月,高粱分蘖

像一坛老酒倒进不同的酒杯

风,吹不进来

生长既有香味又有思想

静静的坐在地上,我

被湿透的盐碱地浸润

 

孤独,是一把锋刃

总会刺伤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负重前行的不只是蚂蚁

雨后,总有一些沉重纠缠在脚上

还有一些沉重压在心头

在特定的日子,这些沉重

会变得更重

 

我在心里放声大喊的时候

四周的庄稼听不懂

只有父亲的墓碑又长高了些

 

 

如此一场大雪

 

请原谅

在这阴晴不定的人间

张扬是一种过错,低调是一种无奈

桌子上的酒杯,空了好多年

嗅一次,心口疼一次

习惯了用自己的体温鼓励自己

心底战栗的时候,不知道应该想起谁

 

踯躅在满含盐碱的土地上

庄稼会枯萎,蓬蒿会更茂盛

一年四季,总在变幻

柠条一直活着

有一些暖不过来的冷

会在体内结成冰

 

隐忍,无休止地生长

已成为习惯

无论还要等多久

请原谅,我为你觉醒一次

请原谅,我的声势浩荡

如此汪洋恣肆,终竟

不愧活这一场

 

注:柠条是豆科多年生灌木植物,它的根系比较发达,主根入土很深,可以抵抗住酷寒和高温,属于华北和西北等地方固沙造林最主要的树木之一。

 

 

来自一个琐碎的隐喻

   

从开始,到开始

仿佛无休无止

只不过是从这一个到另一个

缠绕在自己编织的网

我走不出去

岁月里的一些内容,比如四季

从网眼中匆匆漏过

直到我破败不堪

然后像尘埃,被轻轻掸去

我与岁月两两相厌

倾尽所有,也只能写出

一个凋零的故事

 

站在独流减河桥上

看鱼,看鸟,看水草,看自己

看他们的自由

看我的寂寞

一个身怀卑微的人

该用什么来取暖

 

我举起琐碎的隐喻

如同河畔的枯枝,举起

纷纷扰扰的雪,又任凭那雪

融化成水,一滴一滴

敲击在心头

声如霹雳

 

 

 

杨俊林,笔名青竹,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天津作家协会会员、静海区诗词协会主席。出版诗集《诗意天堂》《青竹抒情诗选集》《细雨湿荷月》《摇落的岁月》四部。作品见于《天津文学》《诗探索》《作家报》《中国新诗》《鸭绿江》《天津日报》《天津工人报》《天津教育报》《天津诗人》《海河文学》等杂志。

 

————————————————

图片

 

 

帝舜故里

薛红娟

 

舜乡,这边自然风光独好

延续千年的楼阁浸透着书卷气

倒映在五千年文明湖水之中

波光云影里有着磅礴气势

历山,重重叠叠

跨越绵绵延延的烟海

心境蜿蜒着龙气与火焰

如若岁月是一部历史

那建筑承载的就是文明风

 

同心会馆显得古色古香古朴

金色铸壁绘成了山水画

厚重,给人一种无比的幽静感

尖尖的屋顶瓦在阳光下格外醒目

如若文明灯像远飞的萤火虫

这里的土地上有金辉闪烁

文明古城披上了金纱

环城而行将目光伸向远方

几朵艳红色的火焰在诸冯山飘荡

 

帝舜故里可览九河下梢

诗意在雷泽湖畔散着淡淡幽香

南门到北门间的小院增添了妙趣

草木在这里静静生长

静心倾听,空气里带着花香

这里是读书的好地方啊

小草会心微笑,秋叶慢慢变红

文明之树在新时代变得生机勃勃

见证成长,古戏台谱写乐章

 

 

在天堂的父亲

 

父亲走了快一年了

今时却只能去祭奠他

这一年的时间里很想打电话给父亲

其实只想说一声:女儿很幸福

可远在天堂的父亲还好吗?

如若真有天堂,父亲一定会微笑

微笑的看着孩子们的喜怒哀乐

有无奈,有不舍,也有微微悲凉

 

每当怀念时,我会向着远方

永无再见与彻心的感怀化入诗行里

父亲曾说:三人行必有我师

这是父亲给孩子们构造的通天梯

如今深深根植于我的脑海之中

在漂泊无依时,它是信念

在身不由己时,它是前向动力

从黑暗到光亮,我相信天堂的格调

 

我的脑海里闪烁过天堂的父亲

在天堂的父亲坚韧而刚强

最完美的世界里没有病痛

空气是清新的,梦境是洁白的

青鸟欢呼着掠过天际线

珍珠般清脆韵律离天堂很近

刺穿青穹轻拨人间的空箜之弦

弹奏世间绝唱就是天堂快乐之境

 

仰望天堂,寄出我最轻浅的念想

莲花飘呀飘,那是天堂父亲的气息

如若世间真有轮回

将来的某一天也许会再次相遇

 

 

桃花岭上的天与地

 

桃花岭上依稀可见远山

天与地间笼罩着一层轻纱

那影影绰绰忽远忽近

若即若离的感觉像在云烟中

诗人几笔淡墨画寻远山

平坦是山,温柔是山……

呼啸是山,突兀是山……

 

桃花岭上的天与地顺缘环绕

肆虐的狂风记录着年轮

天庭仿佛冲出来数十根柱子

尽头处有若隐若现的巨殿

金光流转着万道红霓

通往天门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

七十二重天境开满桃花

 

仰望的时候能看见白雾轻绕

归园田居的人,缘在此中

天与地的心境一如人生

把岁月过成诗,淡淡如山

极目远眺任凭雾气缠绕

发间,眉宇,人在诗中

缘来缘去,只寻一方山水浅唱

 

 

 

薛红娟,女,汉族,笔名梧桐细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1978年生于山西省垣曲县,中共党员,现兼任山西省垣曲县文联副主席。出版散文诗集《我的故事》、诗集《心痣》。创作并完成百万长篇《千古帝乡》。曾获2017年“万年浦江 千年月泉”全球华语诗歌大赛银奖。

(责任编辑:云中君)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