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学会

2022全新启航!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鉴赏 >

李满强:萤火与闪电|诗集选读

时间:2022-03-11 13:18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作者:编辑部 点击:
李满强:萤火与闪电|诗集选读



李满强:萤火与闪电|诗集选读
 
 
李满强,1975年生于甘肃静宁,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芳草》《星星》《飞天》等刊,入选数种选本。出版有诗集《画梦录》《萤火与闪电》等四部,随笔集《陇上食事》。曾获“黄河文学奖”、“《飞天》十年文学奖”等多种奖项,参加诗刊社第24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中国作协会员。
 
 
 
 
 
萤火与闪电
李满强
 
 
 
 
活着
 
当我活着,我仅仅是
我的一部分。亲人是一部分
粮食和天气是一部分
 
盐和钙是一部分。词语
是一部分。星空和祖国
是另一部分
 
2017年
 
 
在这苍茫的人世
 
我们喜欢了什么
就接受了什么
 
我们接受了什么
就会依赖什么
 
我们依赖什么
就会失去什么
 
2019年
 
 
传说
 
当母驼拒绝为幼驼喂奶的时候
据说,蒙古高原的牧人们
会请来专门的琴师,给狂躁的母驼
拉马头琴曲——
 
被琴声感动的母驼
会慢慢安静下来,她硕大的眼睛
最后会涌出浑浊温暖的泪水
而此时,她不再拒绝小驼的祈求
顺从地,任小驼吮吸那可以活命的乳汁
 
——在我看来,对牛弹琴,虎坐莲台
都不是传说,是万物秘不可宣的法则
 
2016年
 
 
五台山礼佛记
 
那么多菩萨,尊者,罗汉
我该信哪一个?我该在哪一座庙之前
焚香,匍匐,说出我内心的小念头
 
一些佛像,金光闪闪,门庭若市
而有一些菩萨,满面灰尘,门可罗雀
倒不如我谁也不拜,免得加剧他们之间的分歧
 
直到后来,在万佛阁附近
我遇到一个小沙弥,他抱着一只猫
眉目之间全是一尘不染的欢喜
 
他自顾自地和猫说话。而我垂手
倒退着下山。他的身后
冰雪覆盖的群峰,忽然耸起
 
2017年
 
 
整理骨头
 
坟墓打开的时候,他忽然停止了哭泣
曾经壮硕高大的父亲,现在只剩下几块骨头
像叶子落尽的树,躺在阴湿的黄土里
 
请来的阴阳师傅,开始细心地为父亲整骨
头骨、长骨、短骨……啊!
他看到了父亲宽大的手掌骨,童年时
那曾击打过他的屁股,又摩挲他头发的手掌
现在只是一些被风吹散的断枝:
没有了温度,也失去了重量
 
给父亲迁完坟之后的夜里
他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在床上
辗转反侧。左手紧紧抓住右手
用力拿捏着自己——
 
时间已是中年,他开始提前
为自己整理骨头
 
2016年
 
 
诞生
 
秋日的下午,我在喝茶
一只蜜蜂忽然飞进了我的书房
巨大的轰鸣声,让书柜里的隐居者
面面相觑,不敢做声
 
但显然,它是迷路了
这十平米的空间里,没有它想要的花朵
蜜糖和露水。这不是它的家园
天空和祖国
 
在一本老旧的书上
它居然停了下来,大概两三秒的样子
然后绝尘而去,没有丝毫迟疑
仿佛一道突兀的闪电
 
当我从书架上抽出那本诗集
我确信这个秋日的下午,一只
忽然闯入的蜜蜂,和它诡异的停顿
惊醒了一个熟睡的魂灵
 
2018年
 
 
预 言
 
最先疯掉的不会是嘴巴的信徒
即使他厌倦了说话,他手中的扩音器
也丝毫不会减小音量
 
最先疯掉的也不是道义的屠夫
他从未停止过发言,还在通过
刀子不断地强化对生活的质问
 
那么,哑巴会不会疯掉呢?
在21世纪,这似乎也不大可能
他们有手语,有互联网和触摸屏
 
现在,真像快要揭开了——
 
那个中了头彩的人,不可能疯掉
那个沿街乞讨的人,也不可能疯掉
最先疯掉的
可能是一个在纸上索取真理的傻瓜
也可能是一个个儿童般单纯的大脑
 
2013年
 
 
中年之境
 
如今,我喜欢上了晚饭后的散步
从印刷厂家属区步行到一中后门
约等于我从青年进入中年的时间
在这短暂的时光里
我将依次经过:一家卖夫妻用品的药店
水果铺蔬菜摊,旧电器维修部
 
我似乎是在倒着走回去——
 
一中的操场边上
我会踌躇:那些青春单薄的身影
正在课本的迷宫里踱步。有着我当年的样子
有时候我会耐心地去观察
一匹蚂蚁搬运米粒的过程
长久以来,我迷恋于天空和远处的事物
而现在,我学会了低头
 
偶尔会遇到一些熟人
我会微笑着和他们打个招呼
但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对那迎面而来的仇人
我已经准备了握手言欢
并将报以善意的祝福
 
我常常会看到——
夕阳像一个巨大的感叹号
迅速划过西面的山顶
那些不明所以的风
正在运送着石头和星辰
        
2013年
 
 
假 牙
      
如何让一张嘴获得新生?
时值中年,许多事他不再轻信
但他相信无所不能的现代技术
在镊子、钳子和麻醉剂地辅佐之下
那些锋芒毕露的尖牙;那些
做贼心虚的龋齿;那些
面目全非的过去:都一一
应声而落
 
堪称完美的配型,恰如其分地嵌入
全烤瓷的假牙。价值不菲
洁白、整齐。有着工业整齐划一的面孔
在外人看来,那些牙齿
比真的似乎更真一些。就连那
唇齿之间重新说出的词语
似乎有着更深的可信度


但是且慢!
每天深夜,入睡之前
当他取下假牙,放在桌子上
当他习惯性地摸一下
一无所有的牙床
生活一下子就露出了
比原来更深的破绽
  
2015年
 
 
被我动用过的……
 
我会因为在这个时代活过而万分羞愧——
 
为了女人,我曾动用过
春秋时候的蒹葭
唐朝的小雨,宋代的桃花
 
为了活着,我曾动用过
尘土的心,罂粟的毒
动用过锈迹斑斑的矛和盾
 
而现在已是黄昏——
 
我动用了鸽群和广场
一丝理想主义的风
动用了放风筝的少年
散步的中年,佝偻如草的老年——
 
你看那大海停止之处,时间
已经动用了落日与鸦群
修改和删除
       
2013年
 
 
一条铺满虫鸣的小径
 
黄昏时候,我独自走上
城郊一条幽暗的小径
那些尖叫的汽车,头颅高耸
且在夜晚闪光的怪物们
都迅速隐退在身后的虚空里
 
我并不迷恋它们。这时节
有细微的虫鸣,从不远处开始响起
似乎一种古老而庄严的欢迎仪式
随即,是更多的鸣叫声
在晚风中,铺满了我将要途经的道路
 
偶尔会有树叶落在肩上
我会为之颤栗,并放缓脚步
当我厌倦了人们之间的谎言
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两种孤独的事物
在黑暗中相逢,互赠心跳和萤火
 
2018年
 
 
戊戌秋日,父亲坟前
 
那个睡在地下的人,活着的时候
一生都在和各种杂草争斗
他用镰刀和锄头,农药和革命
让它们学会顺从,忍耐,不越界
在地埂上苟且偷生
 
直到他去世之后,那些草木
才敢蹑手蹑脚地溜回来
爬上他的坟头,替他接受香火
饮下我奠的美酒。在风中大摇大摆
吸完我点燃的黑兰州
 
曾经的死敌,现在的亲人
时间的轮回之中,他们已经和解
学会了相依为命。当我在尘埃里
扑倒。一株野草轻轻拂过我的额头:
它居然有着父亲手掌的纹路和温度
 
2018年
 
 
 
 
选自《萤火与闪电》,李满强  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1年3月出版
 
 
 
 
(责任编辑:安琪)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