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学会

2022全新启航!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鉴赏 >

王峰:一束光指给我看 | 诗人自选

时间:2022-03-31 13:46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作者:王峰 点击:
王峰:下垂的时间 | 诗人自选


王峰:一束光指给我看 | 诗人自选
 
 
 
王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现为波音客机资深机长。获2021年第四届博鳌国际诗歌年度诗人奖。出版诗集《三万英尺》《睡在溪边的鱼》《天际线》。诗作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十月》《作品》《诗歌月刊》《星星》《草堂》《钟山》《芳草》《扬子江》《山花》《诗选刊》等。
 
 
 
 
一束光指给我看
王峰
 
 

天马

马眼睛里的露水,
四蹄下,蝴蝶的翅膀
引起的雷电
 
我在长调和
套马杆的解放里
赞美你的自由
 
我的身披鬣鬃的
兄弟,让我在
天边尽头的曙光里
认出你
 
 
 
玻璃驿站

被神派往深山的雨,半空
偶遇飞行的玻璃
 
强烈的陌生感,让雨瞬间变身
 
时而像线形的河流
时而像移动的蚁群
 
甚至,像天空一样悲伤的脸
 
雨不愿错过古老的钙岩
而平头玻璃又志在远方
 
此刻,窗口给予
这十万天空的缘分,也不过是
轻轻一握
 
就像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
 


开花的石头

就像,睡在山脚下的岩礁
 
让缝隙里贫苦
的水滴
养活着自己的深绿
 
在吹拂中微笑
看上世的情人踏过今世的台阶
把金色的光芒
都收拢在她的脸上
 
相忘,在相爱时就己经做了留白
醒来就结束的梦
永恒总在须臾之间
 
岁月的炉火啊
把两端烘托的那么美好
 
日出,日落
 
手牵着手,走进开花的石头
 
 
 
被雪淹没的航路

大山的面孔,陡然明烁起来
一场雪之后
 
我辨认不出松涧
和玻璃般的河流
 
仅仅看到一张模糊的脸
哈着白气
 
像有人在神邸的屋檐下
熬煮粥米
 
“呃,你是对的
这就是你的航路点”
 
大山传送的谷音
引发一阵阵颠簸
 


首都机场
 
大风吹着,重磅的冷风
 
场坪上的一排排银色飞机
左摇右晃,噤若
依偎在暴雪中的帝企鹅
 
米黄色的候机楼,两翼舒展
背有鳞凸
 
它是巢窠,是洞穴,
是低空最安稳的飞翔
 
我坐在驾驶舱,怅望天空之外
 
日出,人们从这里离开
日落,人们从这里归来
 
无色的航路上,熙熙攘攘
 
若无其事
而又似片刻不停的喘息
 
首都机场,多像京城的一叶扁肺
 
 
 
交换

关闭驾驶舱的阅读灯,玻璃外的
星月似乎更加明亮了
 
其实窗口嵌进来的
仅仅就是一弯细月,和一颗孤星
 
一个伸出小手
一个摇摇欲坠
 
在这大面积的高寒的夜空里
我应该写点抒情的句子
 
可是此刻的苍穹
仿若一块通体蓝透了的魔法石
 
孤星,细月,和我
 
只能用寂静彼此交换着寂静
 
 

一束光指给我看
 
没有一朵云的净空,阳光正好
我凭窗独饮蔚蓝
 
一束来自天外的光,身着透明夹克
穿过我深色的银镜片
 
它喜欢被攫住,它折叠,它弯曲
像腻在妈妈怀里的皮孩子
 
蓦然,恍若走进某世纪的一个梦境
这束光指给我看
 
远山连着远山,没有一户炊烟
 
 
风说
 
风里有些小道消息
没有誓言
有时候会跳下悬崖
打劫一只无辜的鸟
 
空中我也经常会被
推来搡去
搜遍全身
风当然是一无所获
 
风能够上天入地
盗引灵霄宝殿的锣音
沉入井底荡起
一圈圈美妙的细纹
 
我更喜欢风说的苍茫
在碑石弥漫的旷野中
富人不富
穷人不穷
 
 
下垂的时间
 
如果飞得再高一点的话
天空就弯了
 
像遇到下垂的时间
 
这样的弧线
日月知道
山河知道
一棵背风树也知道
 
下垂的时间如弯刀
斩弑理想和抱负
 
只会把你我
一生的孤独
 
刻进不足一米的悬崖


 
红月亮从右侧升起
 
夜空,我转过脸,巨大的寒意
扑面而来
 
极力下垂的星辰,照彻在
荒野的尽头
 
那里的河岸
那里的残垣
 
我看到,有很多失语的人
被囚进笼火
 
飘忽于他们熟悉而陌生的村口
年复一年
 
此刻,天窗之外起风了
成吨的暗物质正穿过我的身体
 
像一排,接一排
穿过喷气机的灰湿的云团
 
也像从右侧升起的红月亮,拖拽着
人间缓慢汇聚的伤感
 
 
 
终点站
 
它们终于到来了
 
以汇聚的力,挽住
一条条生锈的河
 
越来越宽
看似入海口的模样
 
我见不到一点波光
也没有荡漾
 
每个旅人
拉着一个长条箱子
像小舢板
 
对的,它就是人海
 
只给汹涌
不给肺
 


(责任编辑:云中君)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