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学会

2022全新启航!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鉴赏 >

余风:时间的严肃性被一朵花搅乱|诗人自选

时间:2022-04-11 12:18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作者:余风 点击:
余风:时间的严肃性被一朵花搅乱|诗人自选


余风:时间的严肃性被一朵花搅乱
 
 
 
余风,浙江衢州人,衢州市作协主席,浙江省作协主席团成员,《边际》杂志主编,浙江省第七批援藏干部,现供职于衢报传媒集团。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星星诗刊》《诗选刊》《作家》《西藏文学》等文学期刊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浙江日报》等主流媒体文学副刊,迄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五十余万字。
 
 
 
时间的严肃性被一朵花搅乱
余风
 
 
今年的雪提前到达
 
无关寒冷
桂花尚未离去,江南的衣袖单薄
 
磨刀的呼啸声从骨头里响起
刺穿了季节虚掩的门
 
一切都来不及准备
一切都早已准备好
 
包括下雪,在分不清秋冬的时刻
急急来临,落到离它最近最鲜嫩的伤口里
 
而我们战栗。地球若无其事地转动着
一朵花,当它以山脉为杠杆
 
以花香为酒,不用支点
最严肃的主宰都会乱了方寸
 
今年的雪提前到达,立冬时
女人在河滩晾晒的大腿忘记收回
 
稻子还在田里等待收割
我们听到了春天蠢蠢欲动的呼喊
 
 
 
我没有理由为霜降恐慌
 
时间已经是九月
被季节欺骗已久,许多提前枯萎的叶子
在树上死不瞑目
 
寒露的时候,螃蟹才从秋池里爬上岸
南方的草色,依然青葱得让女人们延长了怀春期
北国的情书尚未抵达
 
蜜蜂失业在家
说好的八月桂花呢,说好的十里飘香呢
每年这个时候,偷香的人排着长队
 
按照计划,下一幕轮到霜降登场。可连日的暴雨
冲垮了发布寒冷信息的道具。秋季强作欢颜
客厅里仍盘踞着夏季絮乱的气息
 
秋霜如果不改变它刀刃般的冷酷
越来越多的果实,都将不会如期低下
沉甸甸的头颅
 
 
 
我们习惯了夜晚由虫子来统治
 
虫声抵达黎明的时候
政亡声息
鸟儿占据了所有枝头
鸟鸣成为国语
而所有的声音成为鸟语
 
整个夜晚硝烟弥漫
月色如酒后一般苍白
星光苟延残喘,容颜憔悴
像满足后又空掉的杯子
 
人们总是习惯在夜晚闭上眼睛
睡觉或者做梦
无视夜里发生的事物,甚至
当它并不存在
但虫声告诉你
夜晚是它的世界
比你的白天更繁华
 
作为时间,夜晚从来都与白天一样长
夏天短,冬天补长
北方短,南方补长
阴阳总是平衡
就像因果一样精准
就像夜晚酗酒,白天醒酒
夜晚做梦,白天筑梦
 
事实上,我们习惯了夜晚由虫子来统治
我们闭着眼睛,就说梦话
睁着眼睛,就说瞎话
天亮醒来打开天窗
仿佛什么也没说
 
 
 
中秋月
 
月色浸泡着山谷
在无数的日子里,家园在漂泊
生命被放逐
每次月圆带来的绝望  都超越生死
 
但更多人选择活着
看着月亮一点点残缺
看月缺带来的等待
只为那每月一瞬间的圆满
 
人生何处是岸
月光绞断了岁月
我们只会用无数的姓名和语言
堆砌一艘艘古老的沉船
 
但月儿饱经沧桑之后 依然
嫩如处女。不知是谁
将这沉重的千古一轮高高悬起
放置到夜的床单上
 
使黎明诞生
而人的一生
却被那简单的月圆月缺
割得片片断断
 
 
 
东山上的月亮
 
月亮在今晚沐浴斋戒
拉萨河边,柳梢头空余心事
每一张叶子寂寞如经书
诵读着夜的长度
 
思念早已守候在东山的路口
以古典的姿势
举樽邀月,沿途的每个部落都洒满
最憔悴的祝福
 
我对月亮盈亏早已熟视无睹
它月缺时的阴影
其实不是阴影
而是一再上演的阴谋
 
从江月初照人到山月半轮秋
从一开始遇见
我便沦陷于月圆编织的谎言
在东山顶上等啊等
 
月清如雪。心上人呀
即便约好黄昏,即便是心再滚烫
经过三十八万公里的穿越
也会积满冰霜
 
 
 
早开的花朵
 
春寒料峭
偶有几天骤暖
却见玉兰枝头有花朵盛开
 
这个薄情的春天
遍洒几滴阳光
竟骗取了花朵的单纯
 
一夜之间
气温骤降
那一地落英,极像女子憔悴时的哭泣
 
总有那么些涉世未深
禁不住诱惑
把人生过早地凋零
 
 
 
清  明
 
把泪水摁进思念,就像
把血摁进血管
就像清明的雨,细小无声
但润天湿地
 
没有哪个节气
像清明这样背负了太重的苦痛
积压千年,深入骨髓
现在的局面远非它的初衷
它需要理清头绪
翻篇归零
 
苦难足以让一个懵懂的孩子早熟
春天也是早熟的,经历太多的春寒料峭
生离死别,病毒也爱在这个季节繁殖
但人们仍然愿意赞美春天
和并不多见的阳光
 
在硝烟弥漫的历史
清明流着黑色的血
殷鉴不远
春天的美好并非天然
风景这边独好,也许更是危机四伏
告诫我们
攥紧的拳头再也不能松开
 
清明从未像今天这样
像它的本义,家园绿草青青
鲜花次第盛开,一切都清新明亮
这是给只有清明节才醒来的祖先的
最好的祭品
 
 
 
端午节随想
 
剥开粽子,犹如剥开那段粘稠的历史
那段历史血泪和着泥土
比石头还要厚重
纵身一跃,就沉入江底
 
一个人占据一个节日
而且两千多年,成为镶在历史胸口的惊叹号!
昏聩的楚国福微德薄
承载不了哀民生多艰的伟大诗人
气数短得不及楚腰的盈盈一握
 
汨罗江太浅,装不下洞庭水般涌来的思念
好在当年营救屈原的龙舟还在
龙舟啊,长得跟三闾大夫一样清瘦
一头装着苦难
一头装着梦想
人们数千年来一直划呀划呀
 
端午是面镜子
每个照镜子的人都是屈原
而爱国这个词从离骚里被淬取出来
裹在每年的粽子里
滋养着这个民族的骨气和热血
 
让我们焚艾蒲为香吧,酹一樽雄黄酒
告慰先人今天的美好生活
法海的锡杖已被关进笼子
白娘子的爱情得到法律保护
不再怕现出原形
 
 
 
七夕
 
别离的日子
像无人区一样空旷
时间,被圣湖、雪山和思念注满
跟着白云四处漂荡
你不在,停顿也就失去了意义
 
所有的聚会其实都没有准备好
一如这个月缺的夜晚
它罩着青藏高原,也照亮另一个时区
用一根发簪划了一道河
就把两颗心迢迢相隔
 
星辰在世界之巅触手可及
但这里没有葡萄架,无法捕捉夜半的私语
如果牦牛还在
织女一定会改行编织帐篷
在寒冷的雪夜虚掩篷门
 
等着牛郎在月圆的日子
归来
 
 
 
在篁外听雨
 
来到篁外的时候
一件极简的宋代长袍遮住了天空
蘸着青灰色历史的琴音
从马头墙、深深庭院和雨的缝隙中溢出
洒成一地潮湿的灯光
 
只有走进篁外,你才会注意到
穿透光幕的雨打在竹叶上
与打在芭蕉上完全不同
是的,那雨点曾穿越千年
滴破过最坚硬的石头
但到了篁外,雨声穿上了三寸金莲
脚步细腻得如宋词中的浅吟低唱
 
把天空禁闭在家
只留一方井口,供雨舞蹈
这时,宜用竹帘间隔
宜闭目倾听
从雨点那羞怯的舞步和略微凌乱的节奏
你会听到
犹如涉世未深少女最初的纯真
 
响彻着金戈铁马、山呼海啸的岁月
经发酵过滤、尘埃落定后
无非手中一杯寂寞
历史总会在漆黑的雨天停下
把酒注满虚空的夜色
让世人留几分醒几分醉
 
在半醉半醒中,在篁外听雨
心里回响起的,是那远去的马蹄声和
肠断的声音
 
 
 
对着一片蒙顶的叶子肃然起敬
 
春天被汗水滴落的声音唤醒
以叶子的方式,含苞欲放
一片一片打开,如云彩倒映大地的舞蹈
美成人类童年熟悉的诗行
 
这些源自蒙顶的叶子,羸弱纤细
一如采茶的女子,扛动绿水青山
把属于江南的那抹绿色
融植于蜀道之上这域最深的云雾
 
每枚叶子,在春天时
便接受十指尖尖遴选,然后淬炼、烘制
如同修行,需要文火加持
再经掌心揉搓,就熬出了人生至味
 
岁月迷失。春天躁动不安
但这片叶子,以屈子投江的决绝
泡出生命的绝唱
让你找回自己,静静品尝。
 
 
 
(责任编辑:安琪)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