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学会

您好,欢迎来到本网站,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或者注册.

评论:做一个有诗意的人吧,一起加入“诗意红动—母亲的芳菲”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只看好评 只看差评 只看中立 全部评论
  • 华年
    支持[0] 反对[0] 引用 05-14 10:10发表

    致母亲
           ——韩勇义
    以前啊
    常听母亲说
    等你长大了,我就不操心了。
    后来啊
    从自己上学到孩子上学
    才发现那些爱撒谎的女人
    就有母亲一个

    终有一天
    失去了您的横眉冷峻
    看不见您的清澈眼神
    听不见您的余音叮嘱
    没有了您的坚实臂弯
    到那时
    千千万万个日夜里
    最想听到母亲

  • 华年
    支持[0] 反对[0] 引用 05-14 10:09发表

    致母亲
                                   ——韩勇义
    以前啊
    常听母亲说
    等你长大了,我就不操心了。
    后来啊
    从自己上学到孩子上学
    才发现那些爱撒谎的女人
    就有母亲一个

    终有一天
    失去了您的横眉冷峻
    看不见您的清澈眼

  • 雪冬
    支持[3] 反对[0] 引用 05-05 16:27发表

    收获之后的玉米秸地

    冬日的残阳如血,让黄昏陡添几多苍凉
    道旁是收获之后的玉米秸地
    干枯了,在冷风中抖索
    恍若母亲干瘪的乳房
    即将向这片土地道别
    那些惊起的麻雀
    见证了
    昨天的丰硕

    世间所有的收获都被收割
    只期待
    一场猛烈的暴风雪
    把它压向大地
    融为大地的脉搏

  • 随心
    支持[1] 反对[0] 引用 05-04 21:31发表

    妈妈
     
    随心(广东)
     
    小时候妈妈的爱,
    是万缀夜空中的一抹星光,
    对我讲述月亮繁星的故事。
    长大后妈妈的爱
    是冬日里暖心的一句话语,
    帮我融化了天地间的冰雪,
    无论走到哪里您的爱从不缺席!
     
    您平凡而伟大的双手,
    在不舍昼夜的时光里,
    慢慢地由白皙嫩滑变得粗糙褶皱,
    这是您对我们爱的无私付出!
     
    您是个朴素而勤劳的女人,
    在平凡的日子里创造了不平凡,
    感恩您日复一日的付出,
    我的好妈妈!
     

  • 祝宝玉
    支持[2] 反对[0] 引用 05-03 08:25发表

    河流

    祝宝玉(安徽)

    起初,我和妈妈在河流的一侧
    她牵着我的手
    等待着渡船,把我们摆渡到姥姥家

    后来,我要离开妈妈
    到更远的地方去
    妈妈就把河流装进我的眼睛里
    如果我想家了,就让它顺着脸颊流出

    更久以后,我站在河流的这一侧
    妈妈还留在河流的那一侧
    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消失在黄昏的烟雾里

  • 晓波
    支持[2] 反对[0] 引用 05-02 11:15发表

    风筝
    倪宝元(上海)

    等阳光把岁月打扫干净
    我在一片瓦蓝里,放逐三月 

    我的目光,越过天际
    裁下儿时的春色
    烟花深处,谁在不停地抬头仰望
    那褪色的蓝头巾
    比蓝天更蓝 

    多年以后
    风中摇曳的鸽哨,扯疼一个春天
    我对着天空还没张口
    一大片瓦蓝,就从眼中
    走了出来

  • 云佴
    支持[1] 反对[0] 引用 05-02 10:40发表

    五月,给母亲

    云佴

    母亲告诉我
    做人,最大的道理
    是不要卑微

    只有在神,智慧
    美,自然这四样事物
    面前,才应当敬畏

    其余的镜子
    都只能让人
    意识到自我的尊严

    她用一生的智慧
    传下给我一把利剑
    名字叫做体面

    五月,铃兰花盛开
    不要忘记,母亲的别称
    等于神,在神的面前

  • 闻达
    支持[1] 反对[0] 引用 05-02 08:11发表

    老娘喊我吃饭
    闻达(辽宁)

    周六是我的断食日
    93岁老娘一遍又一遍喊我吃饭
    我忽然明白:
    娘老了
    忘记了我这二十多年的习惯

    不仅忘事
    原本挺直的腰板也弓了
    脚步变得沉重迟疑
    不再有往日的轻盈
    听力减退
    只能看口型猜解

    即便这样
    还把我这花甲儿子当孩童
    不厌其烦地催我:
    还不吃饭?

  • 花莫笑
    支持[0] 反对[0] 引用 05-01 08:15发表

    我们互为需要彼此依赖

              诗/许燕影

    戛然而止,母亲
    您未守承诺,说好角色互换
    这前世约定的最后章节,怎么可以就此省略
    怎么就把自己轻成了镜框后的一张薄纸

    五月来临,忆起大朵大朵的康乃馨
    我还是绕不出您的天空,一些日子成了不可触碰的疼

    母亲,原谅我总是沉默,总在

  • 共 1 页/9条记录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